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 第八十五章:回归之日,天雷,女王的来历

第八十五章:回归之日,天雷,女王的来历

    绯月当空,让海浪都泛起一丝红波。

    大地长老和魔皇在悬崖边并肩而立,双方相隔不过10米。

    这是一个危险的距离,君王级强者对峙,通常至少要相隔一百米,不然其中一方突然暴起发难的话,另一方很容易吃亏。

    大地长老还是个法师,距离这么近,处境会更危险。

    可他并没有和魔皇拉开距离的意思……

    同为自然学派的长老,大地长老比九星长老年轻很多,实力却更强。

    他五官俊朗,留着一头棕色卷发,皮肤比很多女人还白皙细腻,脸侧微尖的耳朵从长发中透出一小截,这是精灵血统的特征。

    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诗人般优雅浪漫的气息。

    对于魔皇的提问,他保持沉默。

    魔皇站在悬崖一侧,身体被黑暗笼罩,声音冷漠的道:

    「不说话了?我倒是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劝说奥黛丽背叛黑暗阵营的。」

    一位已经站在血族的黑暗君主,为什么要去投靠人类?

    就算有什么目的,要进行合作,自然学派凭什么相信属于黑暗阵营的血腥女王?

    帮一位血族君主走上真神之路,就不怕她事后反咬一口吗?

    这些问题,魔皇都有点想不通。

    通过调查白骨君主安德尔的死因,他发现了血腥女王勾结自然学派的一些蛛丝马迹,却不明白双方到底是怎么合作的。

    对于他们合作的内容,同样一无所知。

    「背叛?」

    听到魔皇的后,大地长老轻轻摇头,如翡翠般无暇的碧绿双眸注视着空中的绯红月亮,道,「没什么背叛,她本来就不算属于黑暗阵营,如今不过是回归原本的姿态。」

    「你说什么?」

    魔皇暗金色的双眸陡然睁大,眼中带着一丝惊怒。

    大地长老的话让这位黑暗阵营数一数二的巨头罕见的有点失态,身上释放出尸山血海般磅礴浓烈的杀气。

    魔皇一怒,风云变色,虚空中,一串串粗大的漆黑电弧迸射,如滚滚黑潮般汹涌释放的原暗力量有着抹灭一切的可怕威能,将周围的空间都卷曲扭裂了。

    嘭!

    空间在坍缩扭曲,仅仅一刹那,海岸边的这处陡峭悬崖就崩塌了,无数巨石尘土飞溅滚落,砸入海水中震起阵阵波浪!

    深渊似的黑幕扩散,辐射四周,瞬间抹灭了方圆千米内的任何事物,除了大地长老。

    他站在黑暗深渊中,神色如常,法袍上符文闪烁,地、水、风、火四元素能量如雨丝交织流动着,构成彩色虹衣似的守护光盾,隔绝了原暗力量和空间裂缝的侵蚀。

    岛屿已经崩塌沉下去了一大块,空中,魔皇和大地长老对峙,四元素光球和原暗黑雾不断碰撞。

    场面看起来并不算浩大,可是,一块块如玻璃一样崩裂迸射,又被两种强大力量彻底湮灭的空间碎块,证明了交锋的可怕。….

    如果是君王级强者在这,还可以听到规则神链不断破碎的声音。

    这是世界之力涌来,想修复空间,却又不断被磨灭的声音。

    大地长老站在空中,手提权杖,语气温和的道:

    「魔皇陛下何必动怒呢。」

    「因为,我不喜欢被耍猴的感觉。」

    魔皇暗金色瞳孔中目光冰冷,「我不介意你们用什么卑鄙伎俩,但不喜欢这种恶心的方式。」

    「也许你误会了,这不是我们设计的。」大地长老摇头道。

    「哦,你的意思是巧合?」

    「情况有些复杂,我不打算多说,我只能告诉你

    ,血腥女王这么做,不是我们要蛊惑她,是她自己就有这种想法。」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这些虚伪的学者?」

    「我没有说谎,信不信那是你的事。」

    说到这里,两人沉默下来。

    魔皇眼神冷漠,暗金色双眸和大地长老的翠绿眼睛对视,两道强大的气势犹如飓风龙卷纠缠在一起,压迫得天空和岛屿一起隆隆颤动。

    虚空中,原暗黑潮和四元素力量也在不断碰撞,拉扯出无数裂缝。

    魔皇抬起手掌,他的手指有些细长,皮肤苍白无比,掌心中,黑暗力量压缩成几颗微型黑洞。

    这也是大地长老第一次看到他的手。

    魔皇裹着黑袍,被原暗力量萦绕,平时完全看不出形体轮廓。

    这次他似乎打算动真格了。

    「我觉得,还是杀了你比较好。」魔皇冷酷无情的道。

    大地长老横握法杖,神色淡然,道:

    「不要觉得这点伎俩就能吓走我,如果这是你的本体,我转身就走,可并不是。

    没记错的话,你最强的主战分身,在七百多年前被征服者打碎了。

    你的这具分身才祭炼多久?

    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星空外一战,不能把你这具分身挫骨扬灰,算我输。」

    这话非常不客气。

    魔皇听了,并未勃然大怒,反而轻笑一声,道:

    「不错,你比安尼恩有趣多了。」

    这个人类法师,今年不过85岁,就有这种实力和胆魄,让他都觉得有些惊艳。

    他这具新炼制的分身还解决不了他。

    虽然他也有别的手段能除掉他,可为此惊动安尼恩并不值得。

    相比还是个小年轻的大地长老,天空长老那个老阴哔才是他最忌惮的人。

    魔皇放下手掌,收敛黑暗力量,又变成了一道笼罩在黑雾中的阴影,道:

    「所罗门家族的法师,终结之日,我会欣赏你的落幕。」

    大地长老眉头微皱,眯着眼睛,没有说话。

    没看出什么,试探失败了……

    想了想,大地长老指向天空中的绯色月轮,道:

    「看到这种景象,原暗之主还这么自信吗?」

    「不用试探什么。」

    魔皇站在海面上,眼神淡漠,道,「我已经快失去了耐心,虽然很遗憾,可她做了错误的选择,假如她没有一个交待的话,只好连她一起除掉。」….

    「这就是曾身为地狱之主的自信?」

    「随你们怎么想。」

    魔皇脚底黑暗原力喷射,将海面劈开,滚滚黑潮强行挤开冰冷的海水,如黑龙钻一样直入海底深渊。

    「这颗星球要回归了,这是个信号,蔓延多次元宇宙的战火,很大可能在回归之日开幕,洛山达不甘心,诸神们也不会罢休,祂伤的很重,至高无上的神座有了窥视的可能,嘿嘿……

    人类也好,魔人,血族,妖鬼,狼人也罢,西贡大陆分裂太久了,这样各自为战,就是一盘散沙,是不会有什么未来的。

    没多少时间了,清洗掉所有阻碍,统和整个大陆的力量,才能占据一些先手。」

    魔皇以一种冷酷的口吻说完这段话,就遁入海底。

    被原暗黑潮隔开的海面开始合拢,大地长老犹豫了一下,身上彩光环绕,跟了下去。

    魔皇是个很危险的家伙,哪怕是分身,也不能让他自由行动。

    至于他说的话,倒是和天空长老雷同。

    …………

    圣乔安帝国,王

    都,翡翠大教堂。

    如果说,光辉大神殿是圣殿骑士团驻扎的地方,那么,翡翠大教堂就是教皇和红衣主教们处理日常事物的地方。

    有时,贵客来访,也会安排在翡翠大教堂接待。

    不过这种情况很少见,教皇亲自接待,就更少见了。

    此时,教堂后方一处幽静的花园内,两个老人正在下棋,其中一人,就是现任教皇——格里高利二世。

    格里高利二世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双眼混浊,脸上都是皱纹,穿着一件洗的有点发白的灰袍,老态龙钟的样子,让人非常担心他一秒钟就会嗝屁。

    教皇对面,同样坐着一个老头。

    他头发灰白,五官却十分硬朗,可以料想年轻时应该很英俊。

    教皇扫了一眼将夜幕撕裂的澎湃血河,道:

    「前辈,这不会出问题吗?如何能保证血腥女王会站在我们这边?」

    能和教皇下棋,就是很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除了教会内部的一些人,目前也只听说过猎魔人协会会长,以及苍穹剑圣和教皇下过棋。

    能被教皇称作前辈的,全大陆也只有一个。

    石桌一侧,天空长老手托着下巴,看着已经马上就要落败的棋局,道:

    「没事,相比人类,她更痛恨血族。」

    「哦。」教皇有些惊讶,问道,「她是什么来历?」

    血族君主痛恨血族,听着就非常荒谬。

    血腥女王的背景和来历也有些神秘,出现的突然,崛起的突然,教会内部有不少关于她的资料,可都是她成为黑暗大公后记录的。

    她的具体来历,几乎无人知晓。

    别说教会,根据风暴战神当年留下来的一些笔记,魔皇都说过,他并不清楚奥黛丽的来历。

    就像是,突然蹦出来的一样。….

    天空长老注视着棋盘,挠挠头,似乎被棋局难住了,随口回答道:

    「奥黛丽的来历有些复杂,三言两语很难说清,她也不想太多人知道。」

    「值得信任吗?」

    「这个没问题,我们不会蠢到帮助敌人变强,其实你应该感觉到了吧,她现在已经不算血族了。」

    「原来如此。」

    教皇注视着天空中的血月和鲜血长河,混浊的眼睛泛起一丝金芒,有些感概的道,「如此纯净的血气,没有任何杂质,已经超越血族的种族界限了。」

    说的直白点,血腥女王已经进化成一种全新的生命体了。

    「或许,可以叫炽天使或血天使?」

    「不错的名字,也许她会喜欢。」

    天空长老附和道,然后偷偷将棋盘上两颗棋子拿掉了,藏在衣袖中。

    这样一来,黑棋的困局就解开了。

    两人下的是「黑白斗棋」(西贡大陆流行的一种棋牌游戏),规则类似于象棋,本来天空长老即将被将军,这一下奶活了……

    教皇:「……」

    他没看到安尼恩是怎么拿掉棋子的,手速太快了。

    可他至少记得那个位置有两颗他的棋子……

    这位前辈下棋的水平他实在不敢恭维,菜的一批,偏偏瘾还大……算了,就当作没看见了。

    教皇也不客气,少了两颗棋子,还是三下五除二赢下了棋局。

    不是他厉害,对面真的菜,和「零」(猎魔人协会会长),苍穹剑圣根本没法比。

    天空长老:(一「??一)

    为什么又输了?

    难道他下棋水平真的不行?

    对面,教皇不

    动声色的收起棋盘,装好棋子(也不管少了两颗),免得老前辈又想来一局。

    随便就能赢,还要装作五五开的样子,有点难为他了。

    教皇轻咳一声,道:

    「前辈,魔皇去了北海,不用管吗?莱昂哈德还太年轻了,可能应付不过来。」

    大地长老的全名是莱昂哈德·冯·勒热纳·所罗门。

    教皇相信大地长老的实力不成问题,可经验不足,可能盯不住魔皇那种老不死的枭雄。

    天空长老摇摇头道:

    「无妨,就算北海冥王留下了什么后手,他也不会是魔皇的朋友,该小心的是魔皇才对。」

    「那您知道魔皇的底牌吗?」

    教皇脸色严肃起来,道,「他这次看起来很有自信,回归之日,又是什么时候?」

    「回归之日还没计算出来,至于底牌,到现在,谁会没点布置?」

    天空长老站了起来,向花园外走去,「阿斯莫德的想法我大致清楚,局势确实凶险,但也是机遇。」

    「不用想办法破坏魔裔的计划吗?」教皇神色一正,「他们似乎有了快速唤醒多位黑暗君主的手段。」

    「教会想行动的话,不用问我的意见。」

    「您不出手吗?」….

    「抱歉,我现在没空陪小朋友们玩耍。」

    「……」

    教皇无语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忽然睁大了眼睛,眼中有一丝震动。

    天空长老正向外走去,他每走一步,身体就会有些模糊,乃至重叠,他周围的空间卷曲,可以看到很多虚幻规则神链从苍穹之上落下,缠绕、束缚住他的身躯,乃至灵魂。

    这些神链太多了,密密麻麻,仿佛从天空流淌下来的巨大瀑布一般。

    神链中蕴含的也不是一般的规则之力。

    在教皇开启圣眼后的超凡视野内,束缚住天空长老的每一道神链都散发出如黄金般永恒不朽的光泽,蕴含着威严,强大,绝对掌控,至高无上的气息!

    这是超越了圣者层次的力量,来自真神,来自世界意志。

    这些法则神链仿佛可以穿透时空,不止是面前这个天空长老,空间重叠时,隐约可以看到西贡大陆上数百个不同的地方,每一个天空长老的马甲都被黄金神链穿插链接上,牢牢镇压束缚着。

    这时,教皇才意识到,安尼恩的实力已经引起了世界意志的忌惮,被重点针对了。

    怪不得这位前辈很少出手。

    被盯的太死了。

    要不是马甲太多,世界意志难以锁定,教皇甚至怀疑,马上就有恐怖的法则天雷落下,要劈死安尼恩。

    轰隆……轰隆隆!!

    夜幕中,忽然传出可怕的雷声,一道道法则天雷落下,银蛇奔腾,将无边夜幕撕的支离破碎,巨大的雷鸣响彻半个西贡大陆!

    教皇一惊,刚想说小心,不过天雷劈的却不是天空长老。

    轰隆!!

    法则天雷中蕴含着一股至强至刚的黄金光辉,如条状骄阳坠落,劈在那条横贯夜空的滚滚鲜血长河上,将它截断!

    不止是圣乔安帝国,多个国家,都同步降下了十几道法则天雷,将奔腾的鲜血长河击断成数百截。

    教皇神色严肃,这种天雷威力很大,一般君王可能都扛不住。

    而且,为什么要劈这道鲜血长河?

    可惜,安尼恩已经走了,这时没人可以回答他的疑问。

    不过这场面让他想起了一些记载,是风暴战神陨落之日发生的事……

    天空长老几步踏出翡翠大教堂,走在大街上,他

    并没有去看天空中滚动的天雷,似乎对此早有预料。

    他拿出一本笔记,翻了翻,抽出一张泛黄的图纸。

    这是一幅画,上面有一个小女孩,她穿着有点破烂的鹅黄色裙子,仿佛饿了很久,手臂干瘦如竹竿,脸色苍白。

    下面还有几行字。

    奥黛丽·伯纳·亚迪拉德

    丹尼尔·马特乌斯·多斯·亚迪拉德。

    下面这个名字,是自然学派某一代九星长老的名字。

    「命运啊,真是难以琢磨,谁能想到,一个小女孩的经历会这么复杂,曲折。」

    天空长老有些感慨,合上笔记,抬头看着逐渐消散的鲜血长河,「这次也算是帮前人实现遗愿了,欢迎回来,奥黛丽。」

    岁月之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