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剥削好莱坞1980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芭芭拉的信任

第四百七十七章 芭芭拉的信任

    罗纳德正在和那位投资家巴菲一起喝可乐,刚才和第一夫人攀谈的华盛顿邮报的掌门夫人,凯瑟琳·格雷厄姆走了过来。

    “沃伦,接着……”

    随着一声金属碰撞的响声,一串钥匙被干脆利落地丢了过来,巴菲一把接住。

    传媒业的“凯瑟琳大帝”梳着一个六十年代的老式发型,和巴菲左右亲吻了一下。

    凯瑟琳·格雷厄姆有点惊奇地看着罗纳德,眼光在他和巴菲两人的脸上移过来移过去。很少有人能够在晚宴,派对上,和巴菲聊得投机的,况且他还这么年轻。

    “你好,格雷厄姆夫人。”罗纳德上前打招呼。

    “哦,你是导演罗纳德吧?刚才南希还经常提起你的名字。”格雷厄姆认出了他。

    在购入“华盛顿邮报”集团的股票之前,沃伦·巴菲只是一个来自小镇奥马哈的“投资奇才”,在东海岸的上流社会无人知晓。

    一开始格雷厄姆还怀疑过他,是不是谁的白手套,想收购控股华盛顿邮报,好操纵这一首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

    巴菲再三保证,自己只是欣赏对方的经营,看好媒体的经营状况,并且发誓绝不干涉格雷厄姆对邮报的掌控。

    经过几年的观察和磨合,格雷厄姆已经充分相信了巴菲只是为了投资,最终给了他一席董事席位。

    因为这个董事的职务,巴菲也渐渐在华盛顿,纽约等地,逐渐参加各种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在东海岸的有钱人团体里,有了很好的声誉。他也逐渐从小镇奥马哈的投资奇才,变成了全国闻名的投资奇才。

    出身乡下的巴菲,就有点像好莱坞电影“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中,詹姆斯·史都华演的那个主角,吃穿,用度,服装,社交等方面都和东海岸上流社会格格不入,都是格雷厄姆带着他慢慢熟悉。

    不过他在社交上还是比较清高,就算格雷厄姆带他出入各种高级派对,他还是不善于应付那些智商比较低的笨蛋。往往最后落得孤身一人,没人说话。

    格雷厄姆经常在派对中间过来查看,可怜的巴菲是不是又一个人默默不语。

    格雷厄姆作为很靠近权力中心的“凯瑟琳大帝”,她不可能全程陪着巴菲。要是碰到这种情况,她就把自己家里的钥匙丢给他,让他先回去睡觉。

    “很高兴伱能在这里和新朋友聊得愉快。”不过今天来看,沃伦似乎是找到了谈得来的新朋友。

    “我看了你那部舞蹈电影,拍的很有意思。”

    “是的,辣身舞,你的华盛顿邮报的影评记者,给了我很好的评价。”罗纳德上前感谢。

    “哦,Baby还原的很好,就像六十年代的姑娘。影评专栏正是我们邮报的一个很好的专栏,你看,我们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过于严肃。”

    格雷厄姆是非常独立的女强人,一手把死去的丈夫留下的邮报集团做大,做上市。她对辣身舞里面的主角Baby这种投身工作的独立女性,还是挺欣赏的。

    “南希刚才还在说你的舞蹈场面,不过要我说,你拍的独立女性才是有意义的……希望你以后能拍一部女性在职场上独立自强的电影,我们阿美利加女性,需要一个人生榜样。”

    格雷厄姆内心对第一夫人嗤之以鼻,这个好莱坞花瓶只会摆弄一些占星术。对电影的理解也流于表面,根本不能体会“辣身舞”的真正深意。

    而且请自己过来参加白宫的晚宴,就为了给丈夫在股灾里的表现手下留情。这个女人真的不懂媒体,华盛顿邮报当年就是靠揭露水门事件才一跃成为执牛耳的大包的。

    “你想什么时候回去都行,我要很晚才回家。”格雷厄姆和两人聊了两句,就告辞去和其他人社交了。

    格雷厄姆走了以后,罗纳德看看巴菲,心想你俩的关系好像挺熟悉啊。

    “你在投资华盛顿邮报的时候,当时是怎么想的,他们的媒体影响力在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罗纳德听他说过这是他最得意的投资,人一般都喜欢别人听自己说过去辉煌的历史。

    “呵呵,其实我对媒体还挺了解,如果不是做了投资的话,我大概会成为一个记者。”

    巴菲对不聊股价,反而对当年自己最得意的投资过程感兴趣的罗纳德,很有好感。就对他聊了一些当年的往事。

    1973年的时候,纽约证交所也经历过一次股价的大幅度回调。自己就是看中了这个被低估的股票,才把自己绝大多数的现金,都投入了华盛顿邮报的。

    巴菲在当时只有一千万多的资金,他毅然把绝大部分投了进去。谁知一直亏损,一直等了三年,才等来了华盛顿邮报的股价,回到他买入时候的价格。

    在1977年开始,邮报股价开始飞速上涨,到了1982年已经上涨了5倍。

    “那你三年被套的时候,是什么让你坚信,这股票一定会大涨的呢?”罗纳德对这位的定力也很佩服。

    “其实很简单,我觉得邮报值4亿美元,那时他们的营收就有两亿美元,而市值只有1亿美元不到。我用一块钱,就能买到价值四块钱的东西。那时候大多数的股票分析家都知道邮报值4亿,而所有的投资者都能看到他的市值只有一亿。

    我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认为股票也是一种商品,如果你能用便宜75%的折扣,买到一公斤的黄金,你买不买?”

    “那我肯定买啊。”罗纳德心想,我又不傻。

    “那为什么到了股票上,很多人就不买了呢?”

    “这个……”罗纳德脑子不够用了。

    “想想吧,股票不是那些对冲投机者那样玩的……不要做那种只能加剧市场混乱的蠢事。”巴菲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对罗纳德告辞。他在这里认识一个年轻人,还能聊一聊,也是很棒的经验。

    “罗纳德,你在这,我找你好久了。去我家里,陪我聊聊。”

    芭芭拉找到了竞选团队中,当时参与了大统领第二任之前电视辩论的工作人员,确认了那个反败为胜的金点子,是罗纳德想出来的。她顿时觉得,这样的大才,必须马上延请过来,给自己的丈夫老乔治出力!

    “副统领夫人,好的,我现在正好觉得脑子有点乱”,罗纳德和她去了副统领的官邸。

    “喝点什么?”

    “如果有红茶的话。”

    “我这里只有咖啡”,芭芭拉请特勤队的保镖,去给罗纳德来一杯咖啡。

    看着书房里只剩下了自己和罗纳德,芭芭拉在老乔治的书桌旁边扣了扣桌面,突然发问。

    “罗纳德,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个打败蒙代尔的金句,是你想出来的?”

    老太太满头白发,在晚间的劲风吹拂下,张开着飘动,好像一头母狮子,露出了捕猎的姿势。

    “一句话不能决定大统领选战的结果。”罗纳德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什么才能决定?”芭芭拉收起了试探,这是个她没有料想到的答案。

    “或许你觉得那个辩论里的金句,让大统领扭转了大众对他年龄的看法。事实上也许也是这样,但是那都是一个团队的工作,不能因为一个人的高光表现,就抹杀其他人的辛苦工作。

    况且我也只是无意间提供了一个角度。”

    罗纳德并不想把这个功劳揽上身,如果给对方造成了自己无所不能的误解,之后如果不为老乔治效力,或者结果没有这样的戏剧性的好,预期和结果不合的话,不是好事。

    再说自己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选战上。

    “我是个电影导演,芭芭拉夫人。有的时候,一部电影的成败,在观众看来,就是主角最后的高潮戏里的一个泪眼婆娑的特写。但是那是所有的演员通力合作,最后在剪辑师的手里慢慢铺垫成型的后果。

    况且,就算是明星演的最好,我们也不能忘记幕后的摄影师,灯光师,化妆师,发型师等等。一个故意搞破坏的化妆师,会给女主角造成多大的影响。”

    “哈哈哈,我对那个知道一些。”芭芭拉笑了出来,自己穿好衣服,就被南希排斥出正式场合,这种好莱坞女演员的破坏力可是很大的。

    “那你怎么看我的两个竞选顾问的策略分歧,别说你不知道,小乔治在我这里极力推荐你的意见。我知道你对罗杰·艾尔斯的竞选策略有偏好。

    我也问了罗杰,他对你的广告思路也很赞赏。说你的公司拍的广告,为我们在初选里的优势积累了很好的基础。”

    原来是小乔治泄漏了自己的立场,罗纳德眨了两下眼睛。

    不过罗杰·艾尔斯的思路确实好用,自己借用了一下,雪儿的访谈就受到各方的看重。要是自己还是原来那种陈旧的想法,想让雪儿上莱特曼的节目大谈“月色撩人”,那恐怕就会效果差很多,各方也不会这么配合了。

    “芭芭拉女士,我在片场,多则要管200多人,少的时候也有几十人。这些人大多都是第一次和我合作,他们之间的想法也都不同,每天我都会收到几十个主动的‘建议’,每个听起来都是为自己好。你知道我是怎么分辨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吗?”

    “你怎么做?”芭芭拉对这种谈话方式很喜欢,不过这种话出自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年轻的人的嘴里,让她也很感慨。自己的孩子怎么就没这么能干呢?

    “我有个经验法则,如果来人说这样做,会让剧组怎么受益,怎样让其他人更好的演的真实,最后的成片呈现什么效果,那么他八成说的是公允之论。

    如果他说的是自己的策略,给剧组增加了什么价值,还没有拍出来,就到处强调自己的贡献的话……”

    “你知道吗?罗纳德,如果你有心从政的话,一定也是一把好手。”

    “我的兴趣在拍电影上。”罗纳德哈哈一笑。正好特勤保镖送了一杯咖啡进来。

    “谢谢,十分感谢。”罗纳德看着这些特勤局的专业人士,还要为自己到咖啡,赶紧给他们道谢。黑西装,在室内还带着墨镜,一看就不太好惹的样子。

    “没关系”,保镖甩甩手,这小子还算有礼貌。

    ……

    到了第二天,芭芭拉快速调整了选战顾问的班子。罗杰·艾尔斯事实上掌管了选战的策略指定。

    接下来的选战,宣传方向不在刻意地具体描述老乔治当选以后的经济,外交,税收等政策。

    而是主打民众在高速发展的七年里,遇到的的一些不如意的地方。有些在竞争中落败的民众,需要新任大统领更加温和,更注重一些公平,而不是一味的讲究效率。

    在南部诸州,要建立起防火墙,防止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大幅度涌入阿美利加,抢夺底层民众的工作机会。股灾的大背景下,民众更想要一些保障。

    他们需要一个对外强硬,对内继续现任的经济政策,但是在社会保障,安全,惩治黑心的华尔街大鳄等方面,对民众更关心的大统领。

    而竞选的下一个广告,也把重心移到了家庭价值上。

    老乔治的所有子女,都会在这个广告里出镜,诉说他们对父亲参选的内心想法,和他们眼里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

    因为小乔治的坚持,他在芭芭拉面前力荐的“竞选专家”罗纳德,帮助芭芭拉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他和劳拉夫妇,也捞到了第一个出镜的机会。

    新的广告脚本,被送到了罗杰·艾尔斯那里接受审查,还会由埃米尔来导演。

    罗纳德也回到了纽约,把埃米尔大大夸奖了一番,给了他一张支票,作为奖金。他的工作受到了芭芭拉,事实上的竞选委员会话事人的赞赏,这就给罗纳德的白日梦公司,拿到了一个长期客户,还很有钱的那种。

    处理完业务,罗纳德找来了班农。

    “田村走了?”

    “他的伯父让他来传的话已经传完,马上有人要在东京股市搞事,那边在严阵以待,田村要赶回去当面汇报。我让他坐公务机走了。”

    “很好”,罗纳德拿了一瓶东瀛人赠送的山崎12年威士忌,打开给班农倒上。东瀛人在所有产品上,都要和世界最好的质量比拼一下。这款山崎,除了味道稍微淡一些,罗纳德觉得在气味,品质,口感上,已经超越了苏格兰的麦芽威士忌。

    “我们的钱已经转去了东京交易所,在那里和伙伴们汇合,这次要给索罗那些对冲基金一记狠的。”

    通产省这次扬眉吐气,股灾危机下,什么自由主义都是虚的,连不干预政策的发源地,伦敦,也开始行政干预,并且步纽约和东京的后尘,“道义”劝说银行接盘纳入指数的股票。

    那些对冲基金,在纽约和伦敦受损,还要做空东京,来弥补之前黑色星期一的损失,这下就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东方人的含蓄,咬人的狗是不叫的。

    拿了一部分钱,和班农一起,去东京狙击阿美利加的金融大亨索罗。罗纳德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毕竟阿美利加的投资天才巴菲也说了,就是这种投机者,才让危机的广度和长度都被人为的加大了,多少无辜的股民都被你们害了?

    我也是代表正义的一方,来惩戒一下你们这些投机分子。

    “你什么时候过去?”

    “明天,我在这里还能继续调动一些钱。”

    “干杯,祝我们成功。”

    “干杯,哈哈哈”,班农也笑出声来这一次,两人投下的钱合计有一千多万,运作得好的话,那就是几倍的收益。

    “对了”,罗纳德想起了巴菲对他说的那些往事,“那个3000美元一股的公司,巴菲的那个什么……”

    “你说的是伯克希尔·哈撒为?”

    “对,他们在华盛顿邮报上赚了多少钱啊?我听说巴菲全仓一支股票,还套牢了三年。”

    “呵呵,那支股票给了他起码十倍的收益,现在他已经可以一次性调动超过5亿美元的资金了。”

    “十倍啊?”罗纳德想了想,“现在可口可乐,是不是也被低估了?就像当时的华盛顿邮报那样?”

    “比起最高点,可乐确实下跌了超过了30%多。不过巴菲的打法是长期作战。不如我们这样短线上杠杆来得快啊。”

    “那倒是……”罗纳德嘴上应付了一下,心里打定主意,对自己这种不懂炒股的人来说,还是学学巴菲,看到一支好股票,买了放在那里就好了。”

    “嗯”,罗纳德抿了一口酒,“巴菲的公司也是上市公司啊,我也买点他的公司股票好了。就当教学费。”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