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三十八章 称一称孔家的分量

第三十八章 称一称孔家的分量

    孔科知道,这些泥腿子们最看重的两样东西,一个是土地,另一个就是他们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子。

    哪怕再苦再穷,也要将自己的香火延续下去。

    所以只要拿捏住了这些人的儿子,不怕他们不屈服。

    村子里的百姓追着出来,想要要回这些孩子,却被孔家的家丁给挡住了。甚至那些家丁还向着追来的百姓放箭,射死射伤了好几个百姓。甚至还将刀架在那些孩子们的脖子上,威胁刘家庄的百姓,谁要谁敢再追,就会要了这些孩子的命。

    孔科还让百姓们给刘元等人传话,让他们回来后亲自去毛阳镇请罪,自己才会考虑放回他们的孩子。

    刘家庄的百姓们对孔科恨的咬牙切齿,但是却也不敢再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孔科一行人大摇大摆地离开。

    关鹏带着刘元等人风尘仆仆翻越蒙山,终于来到刘家庄的时候,还没有进村,老远就听见村子里传来了阵阵的哭声。

    “不好,村子里肯定出事了!”

    刘元面色大变,立刻跟关鹏说了一声,带着那几个同村的汉子先一步跑进了村子里面。

    关鹏皱眉道:“我们可能来晚了。保持警戒,做好战斗准备!”

    一声令下后,两百守备军战士立刻拿出武器,做好了战斗准备,跟着关鹏向着刘家庄而去。

    等进了庄子,关鹏就看到好多百姓家门口都开始挂起了白幡,显然是家中有人过世了。

    等找到刘元的家中时,刘元正抱着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妻子嚎啕大哭。

    那几个跟着刘元一起去了蒙阴的汉子家中也都传来了哭声,整个刘家庄哭声一片,陷入了一片愁云惨澹之中。

    “都是你们这些人害死了我家男人!要不是你们非要去搬什么救兵,我家男人也不会死!你还我们家男人命来!”

    这时候,有披头散发的妇女突然闯进了刘元家的院子里,对着刘元嘶声裂肺地控诉起来,甚至还要上前撕扯刘元。

    关鹏急忙让人拦住这些妇女,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些妇女他们的丈夫或者儿子都被孔家的家丁给害死了。

    她们没有办法找孔科报仇,在悲伤之余只能将怨气发泄到刘元等人身上。

    刘元妻子被杀,儿子被抢,整个人呆滞地跪在地上,如同枯木一般,但是两只拳头却死死地攥紧。

    忽然他将妻子慢慢放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来,从院子的角落里抄起一把柴刀就往门外冲去。

    关鹏急忙一把将刘元抱住,让人夺下他手中的柴刀。可是刘元依旧使劲地挣扎,嘴里一直喊着要去杀了孔科给自己的妻子报仇,夺回自己的儿子。

    “啪!”

    “刘元,你清醒一点!你现在去不仅报不了你妻子和乡亲们的仇,也抢不回你儿子,甚至还会搭上你的性命!我既然来了,我就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会帮你夺回儿子的!”

    关鹏突然狠狠地甩了刘元一个巴掌,这才将他从癫狂中给打醒过来。

    刘元呆呆地看着关鹏,一双眼睛茫然之中带着无尽的痛苦和愧疚,然后突然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痛哭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刘元哭了一会,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他站起来,擦干眼泪,来到关鹏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关将军,只要你能帮俺们报仇,杀了孔科那个畜生,夺回俺的儿子,俺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

    关鹏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你们的仇我一定会替你们报的。不过你记住,我是齐侯的手下,做这一切都是因为齐侯命令。你要感激,就要感激齐侯。齐侯不仅会帮你们报仇,还会让你们以后能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些时候。村子里现在这么多乡亲遇难,我们还是先安葬了这些乡亲,再去毛阳镇救回你们的孩子。”

    有了关鹏的承诺,刘元也恢复了理智。

    在守备军的士兵的帮助下,村民们暂时停止了哭泣,怀着悲伤愤怒的心情将那些被孔家家丁们害死的乡亲们葬在了后山的公共墓地了。

    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去举行正式的葬礼,只能草草下葬。

    刘元跪在妻子的坟前,发誓道:“孩子他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夺回大宝的,也一定会杀了孔科那个畜生给你报仇的!”

    然后他又来到其他那些罹难的乡亲们坟前一一跟他们话别,承诺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全村的人都来给罹难的乡亲送葬,关鹏也带着士兵们一起来了。

    看着面前新起的一座座坟头,饶是关鹏见惯了世事,此时的心中也无比愤怒。

    那些农家子弟出身的士兵们更是愤怒,一个个面带怒色,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

    他们在没有加入守备军之前,也经历过被那些缙绅大户们欺负的生活,此时自然更加感同身受。

    刘元来到乡亲们面前大声道:“乡亲们,我们已经请来了齐侯的军队。这是关将军,他是关二爷的后人,他今天来就是为我们报仇的!”

    刘家庄的百姓看到关鹏和他带来的两百守备兵军容严整,而且装备齐全,来了之后不仅没有像以前的那些官兵一样烧伤抢掠,反而秋毫无犯,还帮着他们安葬遇难的乡亲,惊讶的同时也对她们产生了好感和信赖。

    此时听说,这个领兵的将军还是关二爷的后人,那种信赖感就更强了,纷纷上前跪倒在地请求关鹏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谁都知道关二爷忠义无双,爱护百姓,最讲义气。既然是他的后人,那肯定跟关二爷一样信义无双。

    看着乡亲们殷切的眼神,关鹏有点慌了。

    他虽然的确是关二爷的后人,但是关二爷到底有多少后人,谁也不知道。

    平时他几乎很少跟人提起这茬,没想到刘元这小子看着憨厚却还挺有心眼的,用这话把自己给架住了。

    关鹏脸上发热,只能硬着头皮道:“乡亲们快快起来!我叫关鹏,是齐侯麾下将领。今天就是奉齐侯之命来救大家的。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也会帮大家夺回被孔家人抢走的孩子的。等到赶跑了孔科之后,我们还会给大军分配田地,让大家以后能够吃饱穿暖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大家都先起来,擦干眼泪,我们好好安排一下如何报仇的事情。”

    关鹏心中有谱,可不敢将这些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乡亲们听了他的话,心中振奋,也有了希望,于是听话的起身,表示全部听从关鹏的安排。

    关鹏先是让刘元和熟悉毛阳镇孔家大院情况的人都叫到了一起,从他们口中了解孔家的情况。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关鹏很快就对毛阳镇的孔家大院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毛阳镇距离刘家庄大概三十多里地,孔科的大宅子在毛阳镇上是首屈一指的院子。

    说是院子,其实就是一座小型的坞堡,里面有一丈多高的围墙,围墙外面还挖有深深的壕沟,壕沟里面设置了陷阱。

    要想进入大院,就得通过一座小型吊桥。

    大院里面有三十多个着甲配备弓箭的家丁,这是孔科真正的屏障。

    除此之外,还有几十名普通家丁,虽然那些着甲家丁那么精悍,但是也都配备有武器。

    整个宅子靠山而建,易守难攻。

    以前也有土匪山贼攻打过,但是都是无功而返,铩羽而归。

    所以,孔科才能更加的肆无忌惮。

    因为山贼强盗都无法攻破的坞堡,这些拿着锄头扁担的百姓更加难以攻破了。

    关鹏听完沉吟起来,这个孔家大宅的确比自己想象的要难对付一些。

    如果强攻的话肯定会损失比较大。如果损失过大,就算最后拿下这个孔家大院,那对于以后攻打泗水县乃至攻略整个兖州府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他这次是先斩后奏,没有得到齐侯的命令就私自出兵的,如果损失过大,齐侯肯定会问罪的。

    看着关鹏沉吟不语,刘元心中忐忑起来:“关将军,是不是不好打啊?我可以带着乡亲们打头阵!”

    关鹏回过神来,摇头道:“刘元兄弟,你不要误会。一切欺负百姓的土豪劣绅都是我们的敌人。消灭敌人是我们这些军人的使命,还用不着让百姓们挡在我们前面。不过的确需要你的帮忙。你这样……”

    关鹏刚才已经想到了对付这个孔家大院的办法,如此这般的对刘元吩咐了一番。

    刘元听完连连答应,然后转身安排去了。

    很快,刘元按照关鹏的吩咐,去将整个刘家庄三十多名青壮男子集合在一起,人人兜着砍刀镰刀之类的利器赶到村口集合。

    人到齐后,关鹏就带着两百守备军士兵和三十多个刘家庄的青壮村民一起向着毛阳镇赶去。

    而另一边,在关鹏带兵出发后不久,蒙阴知县杨鸣就收到了沉墨快马送来的命令。

    这个命令并不是对于之前关鹏那个飞鸽传书的请示报告的回应,而是另外一份命令。

    杨鸣收到命令后,大喜,让人请来留守的一个守备军千户,向他看了齐侯的命令。

    “马千户,齐侯早就有攻略兖州府的打算,并且知道要攻略兖州府,曲阜孔家必定是绕不过的一座大山。所以授命关指挥使便宜行事。现在关指挥使带着两百士兵去了泗水县,这点兵力肯定不够用。孔家在兖州府经营上千年,势力非常的庞大。所以你现在最后尽快带着大队人马去支援关指挥使,确保关指挥使在兖州府的第一仗能够旗开得胜。而且去的时候最好带上能攻城的火炮,这样才能更快速地攻克孔家那坚固的大宅院。”

    杨鸣这些话当然不是假传军令,的确是沉墨的真正意思。

    沉墨在收到关鹏占领蒙阴的捷报后,目光就盯上了兖州府。

    前世今生,关于山东的很多故事和传说都是在兖州府境内发生的。

    比如梁山泊就在兖州府,《水浒传》里面大部分的场景都发生在兖州府,还比如后世的宇宙中心曹县也在兖州府。

    当然,兖州府最出名的还是曲阜的孔家。

    孔家可以说是兖州府,乃至整个山东,整个大明最大最富有的地主。

    要想拿下兖州府,孔家一定是绝对绕不开的一座高山。

    要是换做别人,要不要碰孔家,肯定是一个需要十分谨慎,认真思考的问题。

    但是在沉墨这里,其实根本就不是问题。

    他要打天下,打击兼并土地欺压百姓的土豪劣绅,如果连孔家这样的天下最大的土豪劣绅都不敢对付,那还打个屁的天下。

    孔家的人什么德行他非常清楚,一群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罢了。

    谁当皇帝就支持谁,一点立场都没有。

    况且自从靖康之后,孔家的血脉是真是假早都说不清了。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时间关系,以下内容先更后改。看到这里的兄弟十分钟后刷新就可以看到修改后的内容。造成不便,敬请谅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