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重塑千禧年代 > 726 常规收购(4k)

726 常规收购(4k)

    人在德仪,已经眼花。

    方卓不是没挖过人,反而是手里的公司常年挖人。

    尤其冰芯,从南挖到北,从高校挖到企业,从国内挖过国外,但每次都是论「个」论「位」的动手,从没想过能这么富裕的一叠一叠的挑选。

    德州仪器在全球一共有3万名员工,这次计划的裁员人数超过3000名。

    当然,这是方卓从掌门人理查德这里得到的最新说法,目前外界听到的消息仍旧是600人左右的规模。

    这3000人差不多一半一半,要么是直接解雇,要么是自愿退休或离职。

    德仪给出的态度就是,他们提供便利,你们双向选择,大家好聚好散。

    易科拿到的简历名单,有些真是十分优秀,甚至经过解释后让方卓惊讶的询问了德仪的人事,如此技术造指的人材为什么也要裁掉。

    答十分简单。

    「部门有硬性的裁员指标。」

    」大家都很优秀,我们知道这一点,但硬性指标就是指标。」

    "梅森博士的研究很有潜力,可是,他和他的小组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短期内无法实现商用,无法盈利,不符合我们现在的战略目标。」

    裁员指标+短期无法盈利=挪窝到易科。

    方卓近距离的再次感受到时代浪潮的冰冷,不管这博士也好,那博士也罢……

    当德仪的CEO瑞奇面对媒体坦诚忧虑——

    「公司正在为一场全球性的持续衰退重新编制开支计划,我们不能指望经济在近期就会有好转,我们正在采取的削减开支和库存的行动将让德仪在这场长时间的经济疲弱中收获良好的财务结果」,一切都只能服从于商业组织的生存。

    也正是这番话之后,德仪的股票逆势上涨了4%。

    "因为,按照预计,德仪的裁员计划每年可以节省2亿美元的成本,而这和市场上开始流传的德仪还有更大裁员计划的消息放在一起,那可以节省的就更多了!10月5日,冰芯的评估团队抵达德仪总部,开始进行属于他们的挑选。

    冰芯的工作会相对难做,因为,这意味着入职工程师们要远走华夏,势必极大影响他们的选择。

    又过三天,经过小半个月在德仪的奋战,易科初步筛选出146位员工,冰芯则是列出一份多达348位的工程师名单,但后续的选择权就交给对面了。

    易科和冰芯能够提供的优势就在于可以保证他们的薪资待遇不会下滑,可是,德仪的员工确实拥有更多的选择,未必真的想加入手机厂商或者远走华夏乃至尚在计划中没有影的德国工厂。

    10月10日,方卓离开达拉斯,飞往「低配硅谷」奥斯江,德仪这里仍日留下了易科与冰芯的迷你团队,用以面对面处理被选中员工的问题与需求。

    终于不用面对堆成山的简历了,经济危机一来是,大家都不好过啊。

    即便坐在客机里,方卓眼前仿佛还是这些天的所见所闻。

    没有什么比这种时候更像是愧偶的时刻了,因为涉及到对技术的评估,这是他几乎没法发挥长处的领域--总不能靠蒙吧。

    这几天除了顺便多了解德仪的内部运作,方卓的主要工作就是给予承诺和关注外界变化,之前29日被拒的7000亿法案终究还是这个月3号在国会通过,但经济危机已经拉开序幕,没法轻易挽回。

    美国这边现在最重要的是两件事,是经济危机带来的广泛影响,二是下个月就要决出小奥与麦凯恩的胜负。

    时间答月,不同民调不约而同的显示,更多的选民开始更关注来自小奥关于「变革」的纲领,麦凯恩的领先更大幅度的被

    扭转了。

    10日的晚上,方卓团队入驻酒店并修改了本次行动的指导思想。

    德仪这里花掉了很多时间,接下来是就尽量提高效率,如果对面的公司或者人才有所犹豫,那就迅速前往下一家,先把名单上有价值的公司过掉一遍再重新审视有价值的地方。

    11日,方卓等人见到了行动的第二家目标,&A公司,这是一家致力于研究ARM服务器芯片的小型设计公司,今年曾经入选行业新锐评选。

    因为易科先前收购的蜂鸟团队就曾在奥斯江工作,所以,这里的公司多少都有些交际和联系。

    有点像是德仪内部评价标准下的公司,他们对ARM架构的研究在短时间内难以商业化,本来谈妥的投资又在9.15之后泡了汤,现在颇为风雨飘摇。

    方卓希望能以一个不错的价格把这家小公司收入囊中,就如同蜂鸟团队一样为易科的自主芯片贡献营养。

    他的心理价位是2000万美元。

    时间有限,但仍需见面后的寒暄。

    波特是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正是公司名里的「P」,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业界也有过耀眼的履历。

    这一次,他是接过与东方富豪的谈判任务,因为,波特是个华夏通。

    波特仔仔细细的阐述了&A利用ARMv7对服务器芯片进行的创新性工作,不无夸耀的表示,只要顺着现在的方向研究,只要ARM架构持续升级,必将有很不错的商业市场。

    方卓保持耐心和礼貌的听完这番介绍,都不用自家的技术副总监埃尔德提出问题,他就先谈了两个关键的所在。

    波特,32位的ARMv7指令集很难撼动X86架构,你们对服务器芯片的研究很难有超出架构本身的突破。

    "还有,就算ARM公司过几年发布v8架构,使用64位指令集,在性能上有所提升,但商业生态势必薄弱,缺少能够兼容的硬件和软件,这不是一家公司的事情,是需要业界努力和最少5年乃至8年的时间。」

    "我很欣赏你们在ARM架构上的工作,但这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搞定的事情,尤其,现在的经济很不景气。"

    埃尔德有些惊异的看了眼自家老板,没想到他居然侃侃而读的分正确,ARMV7架构在手,机芯片和服务器领域是两种表现,后者仍旧需要更好的架构和更多的时间。

    方卓端起咖啡杯,察觉到埃尔德的目光,喝了口咖啡,冲他眨了眨眼。

    活到老,学到老,深入不了,还不能套一套一项技术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前景先不谈,持之以恒的研发投入和业界商业生态都是类似的,&A既然是一家独立公司,它就必须考虑这样的问题。

    不过,波特也没有太慌,他冷静的谈了谈公司研究里的创新警性工作,这是未来更进一步的秀实基础。

    话题一深入

    方卓给了埃尔德一个眼神,这就需要放专业人士了。

    易科和&A的两边轮番上阵,这一行里还有蜂鸟团队的技术主管,正好也是擅长ARM架构,彼此之间便有些观点的差异。

    火星四溅,咖啡浓香。

    等到方卓开始喝第二杯咖啡,终于到了开价的环节。

    「2000万美元。」他开出全资收购的价格。

    波特皱眉:「我们这一轮的融资估值就是8000万美元,方总,你如果不是诚心的价格,那真的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你们这一轮的融资不是没有谈成吗?」方卓微微摇头,"虽然我很希望你们加入易科来继续手机芯片的研究,但也尊重你们的意愿,如果你们愿意继续深入服务器

    芯片领域,那也可以,易科可以在这方面投入。」

    "现在的经济形势很糟糕,我认为,&A应该珍惜愿意掏出现金收购和承诺投入研发的人。」

    」埃尔德告诉我,他很喜欢你们的工作,为了这份喜欢,我愿意再加300万美元。」

    方卓放下咖啡杯,开出高于最初心理价位的价格:「2300美元。」

    波特盯着对面东方男人严肃认真的表情。

    一切都说的很对,不论v7架构还是如今局势又或者现金、研发,都没什么问题。

    就是这价格就这样接受总觉得很亏。

    况且,收购这种事哪有一次就谈好的呢。

    波特摇了摇头:"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接受不了,方总,我很喜欢易科公司的手。机产品,如果真的被收购,我们愿意研究ARM手机芯片。」

    他拿出意向筹码,继续说道:「但这个价格,我真的看不到诚意。」

    方卓有些遗憾:「那你们再考虑考虑,现在经济局势就是这样,2300万真的已经很不错了,明天上午我就要飞往休斯敦,希望我们今天能达成一致。

    明天就飞休斯敦?

    波特很怀疑这个说法。

    作为半个华夏通,他心里想到了东方国度的一个成语——欲擒故纵。。

    同在奥斯江,据他所知,易科在芯片上是有想法的,不然也不会收购蜂鸟了。

    既然易科所图甚大,那也就要付应该付出的代价。

    他很有把握的优雅摇头:「方总,我们都再各自商量商量,下午再聊。」

    方卓很想再强调这是自己的最终价码,

    但出于礼貌还是忍到了下午。

    2300万!

    就是这些!

    不能再多了!

    下午的第二次会面,方卓重申价格,重申行程,重申合则两利,分则你破产。

    可是,主导&A本次谈判的波特已经认准了「欲擒故纵」,坚决不接受这样的价格。

    傍晚时分,双方没能达成一致。

    方卓遗憾的与波特握手,&A好像确实不错,但不卖就不卖,下一个要更好。

    晚上的时间,波特与公司的另外两位创始格丽斯、奥特姆讨论了本次谈判的条件,强调易科绝对不会放过壮大芯片设计实力的机会。

    "放心吧,就算今晚他们不给我打电话,明天也会再谈的。

    "华夏人很讲究谈判策略,他们会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台阶来完成一次欲擒故纵,虽然拿不到8000万,但我们至少可以把现在的2500万翻倍。"

    "方卓是全球富豪,易科公司的Mars又卖得很好,价格上绝对可以再谈。」

    波特信誓旦旦,认为已经拿捏了易科掌门人的心思。

    只是,这一晚,他真的没有接到自易科新的电话。

    第二天早晨,略有不安的波特等了一个小时,还是决定在易科下榻的酒店喝一喝咖啡,台阶这种事不都是看着给的吗?谁都给都一样!

    然而,他坐在酒店大厅左等右等,始终没见到易科的任何一个人露面。

    波特终究还是拨通了易科掌门人的电话。"噢,我已经在休斯敦了。」

    方卓已经坐在第三家公司的会议室,简短的说道,」昨夜飞过程的,毕竟在奥斯江暂时没事,这边又已经约好。」

    波特傻了眼:「方、方总,那,那.这收购...」

    「你们不是已经拒绝了吗?」方卓反问。

    波特想着「欲擒故纵」这个词,一度怀疑对方是不

    是在演戏,但没敢个可能,诚恳的说道:「我们可以再谈一谈,收购怎么能那么快就决定呢?「

    「还是2300万,这个价格不变。」方卓干脆的说道。

    波特又支支吾吾了。

    「那你们再考虑考虑。」方卓结束了通话。

    波特放下手机,立即冲向酒店前台,询问易科一行人的动向.

    果然,对方真的已经离开酒店。

    波特沉默着走出酒店,万万想不到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分不解。

    可是,2300万和上个月8000万以及心理价位实在有很大差距,真的没法答应。

    波特匆忙的把情况和两位创始人分享。

    一小时之后,他再次打电话给方总,也给出己方的最后价位:4000万美元!

    方卓拒绝了。

    正好休斯敦这边的收购谈判中场休息,方卓略一沉吟,吩咐秘书刘宗宏:"在奥斯江的本地媒体上唱衰ARM的服务器芯片领域,写写如今经济形势下的风投判断,就拿&A举例,说说他们上一轮融资失败和商业前景。」

    刘宗宏强忍惊愕,领命而去,

    还以为老板变好了呢……

    方卓皱着眉头,忽然有点后悔,自己是在做什么啊,这不是要强取豪夺吗?

    「老板,&A怎么样,他们在服务器芯片领域真的很有造指。」技术副总工埃尔德也对&A念念不忘。

    方卓眉头舒展,看,这压根不仅仅是个的意愿,自己也不过是被公司捆绑了而已。

    他喝了口咖啡,答道:「再等等,不急,给他们一点时间,我们先谈休斯敦的公司,这一次,咱们怎么也得把!IC设计步入正轨。」

    三天之后,已经离开休斯顿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方卓收到了来自波特的电话。

    「方总,2300万美元,我们愿意接受了。」波特的声音有些疲意。

    方卓反而迟疑了:「波特,不是我要反悔,是我注意到媒体上专家们的分析,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前景似乎似

    乎波特,你知道的。」

    波特沉默将近三十秒:「2000万美元。」

    这是方卓第一次的报价。

    」这样吧,我再和埃尔德他们商量商量,毕竟,他们才是最懂的,我不擅长技术领域的判断,波特,你知道的。」方卓答道。

    波特挂掉电话,忐忑不安的等待回音,他也不知道自己知不知道了。

    因为收购告吹和媒体报道,他这三天和两位朋友吵了好几次,是啊,经济形势已经不同了!

    这天晚上,波特接到来自易科掌门人的电话。

    2000万,就2000万,易科愿意赌一次!

    如此,易科完成了一次常规收购,给了风雨飘摇中的&A一个温暖的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