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 > 第五百七十九章 时王二阶

第五百七十九章 时王二阶

    与此同时,朝九晚五堂中。

    蓝色玫瑰花瓣散落。

    两道身影突然显现。

    假面骑士Diend。

    以及,金斗。

    海帕金斗。

    随即,海帕金斗的思念体崩散。

    Diend装甲解除。

    装甲下,海东大树转动视线,在看到店内的白沃兹……准确的说,是看到白沃兹手中的未来笔记本后,脸上顿时就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

    它是我的了……

    这样想着,海东大树说道:

    “幸不辱命。”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沉吟一下,并没有直接谈及报酬,而是抬手,指向店外战声激昂的战场,主动问道:

    “需要我出去帮忙吗?”

    顺着海东大树手指的方向,白沃兹望一眼店外的战场,摇头轻笑,脸上,满是得偿所愿的满足与轻松。

    “不需要。

    “现在,正是我的救世主大人释放Geiz Revive力量的最佳时机。

    “所以,将舞台交给我的救世主大人一个人就好。

    “至于你……”

    说到这里,白沃兹话音停顿一瞬,然后低头,最后看一眼手中的未来笔记本,便不再迟疑地回身将它递向海东大树。

    “契约完成,你的任务结束了,这是我承诺给你的报酬。”

    看着干脆交出未来笔记本的白沃兹,海东大树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他没有丝毫迟疑的将未来笔记本接过,温柔的爱抚未来笔记本的封面,感受着其中那股厚重的时间之力,心里激动不已。

    在这其中蕴含着的,毫无疑问,正是史上最强的Zi-O之力啊……

    虽然并不多。

    但是它所具备的“引导未来”的能力,已经足够让海东大树对自己未来的寻宝旅途期待不已。

    说真的,海东大树的这份心思并不难猜。

    基本上,只要是听过海东大树“宝物猎人”的名头的人,都能猜到。

    白沃兹,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白沃兹提醒海东大树。

    “话说在前头,现在的它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用。”

    对于这句话,白沃兹是这样解释的。

    “这本未来笔记,是在那条被时管局绑架的时间线上,救世主大人用我的《逢魔降临历》与Zi-O骑士手表的碎片融合而成的。

    “我之所以能够成功脱离那个地方,与门失士接上头,顺利来到这条时间线上,可以说全都是靠它。

    “而它为了抓住那丝微小到几乎不可见的可能性,引导出让我成功到达这个世界的奇迹,永久性的消耗了巨大的能量。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又频繁的使用它来推衍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对我的计划进行查漏补缺,这同样消耗了它不少能量。

    “再加上其他一些零零散散的应用……

    “直到现在,它所蕴含的Zi-O骑士之力已经不多。

    “在这种情况下,若你要可持续的去使用它‘引导未来’的能力,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

    “一,你必须要在未来笔记上编写出一个合理的剧本;

    “二,你需要创造出满足剧本展开的条件。”

    话到这里,白沃兹停顿一下,继续道。

    “当然,你要想在条件不完全的情况下将未来强行往你所期望的方向上引导也可以,继续消耗它已经不多的Zi-O骑士之力就行……”

    优点,缺点,使用条件,目前的状况……白沃兹将未来笔记本的现况都坦白的告知了海东大树。

    这确实在一定程度削减了海东大树获得未来笔记的喜悦,但说实话,海东大树仍旧不觉得自己为了获得这件宝物而做的交易亏了。

    “谢谢你的坦白。”

    海东大树笑着对白沃兹说道。

    “不过即便这样,我也依旧认为它是一件非常珍贵的宝物。”

    海东大树向白沃兹承诺。

    “我会珍惜它的。”

    “那就好。”

    白沃兹点头。

    随后,海东大树告别,打开一道极光帷幕离开。

    而白沃兹则是缓步走出朝九晚五堂,站在店门前,视线在盖茨与斯沃鲁兹——复活者与完全形态异类Decade的战场扫过,抬头,向夜空中那道这个世界唯一的光源——轩辕十四望去。

    于是,视角急速拔高,来到遮蔽天空的黑暗帷幕之上,轩辕十四的所在之处。

    星光闪耀,光线连接出狮子的形状。

    百兽之王威严低吼,俯视人间。

    其中央,最明亮的那颗星辰,轩辕十四的星光垂落,连带着视角也迅速下降……

    ……

    ……

    【异类Zi-O线】

    同样沐浴在轩辕十四星光下的世界。

    常磐宅。

    常磐庄吾推门而出,转身,好似要将父母深深刻入脑海中一样,依恋的注视着父亲常磐宗太郎和母亲常磐奈美惠,与他们告别。

    “爸爸,妈妈,我出发了。”

    离别之时已至。

    “路上小心。”

    常磐宗太郎和常磐奈美惠祝福的话语尾音轻颤。

    看他们的样子,分明是知晓这次离别的含义的。

    但无论是常磐宗太郎还是常磐奈美惠,都没有丝毫阻止常磐庄吾的意思。

    这个世界是一场美梦,现在,梦该醒了。

    他们是本该在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亡者。

    这样的他们,能够再做一场陪伴孩子长大的美梦已是奇迹。

    怎么还能因为自己的贪求而去阻碍孩子前进的脚步呢?

    人,是要学会知足的啊。

    于是,父母忍住了不舍,孩子忍住了依恋。

    “会再见的。”

    似宽慰,又似诀别,像承诺,又像是最后的告别。

    “会再见的。”

    常磐庄吾再次重复一遍这句话,转身,毅然离开,不再回头。

    而当常磐庄吾的背影彻底走出父母的视线之后……

    嗤——!

    伴随着刺耳的异响,锁链碰撞的声音,镜庄吾的身影出现在常磐庄吾的身侧,与常磐庄吾一同前行。

    “愚蠢。”

    他的口吻依旧毫不客气,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你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承认你的王道了吗?”

    “我从未那么想过。”

    常磐庄吾摇头。

    “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对的事情而已,这本身就是我王道的一部分,就像,你为了拯救镜世界而做的那些事一样。”

    说话间,卡察的崩碎声从镜庄吾身上的锁链上响起。

    常磐庄吾正在解除他对镜庄吾的束缚。

    “即便是现在,此时此刻,我也还是认为你为了拯救镜世界而做出的那些掠夺现实世界生命的行为是罪,是恶,是不可饶恕的孽。

    “我不会原谅做出那些行为的你,但我会替你赎罪。

    “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的高尚,也不是因为我想从你那里获得什么。

    “而是因为……我就是你啊。

    “同时,这也是为了感谢你当年将身体留给我,自己孤身进入镜世界的恩情。

    “所以,你这次的罪,我认了,由我来弥补。”

    Build,Ex-Aid,Faiz,Fourze,Wizard,OOO,W,Drive,铠武,电王,Ghost,龙骑。

    随着封锁镜庄吾的锁链一一崩碎,对应的骑士手表也在常磐庄吾的身周一块块浮现。

    同时,还有一段段常磐庄吾在这个世界计算出的许多人的【人生】分别存入各个骑士手表之中。

    在来到这个试炼世界之前,常磐庄吾就已经决定,当他从这个世界回去的时候,他要做的,不是修正自己的历史,而是要将那些在上一次异类骑士事件中被镜庄吾掠夺走的,他没有找回的,遗落在异类龙骑历史中的子民,全部找回!

    一实一虚两道时钟异象在常磐庄吾的身后展开。

    常磐庄吾的话音继续。

    “当年,我的意识新生,你将身体留给了我,自己孤身进入镜世界,那是你做的选择。

    “今日,同样是分别,但这一次,由我来选择。”

    镜庄吾的脚步停下了。

    但常磐庄吾的脚步仍在继续向前。

    镜庄吾望着常磐庄吾一步步渐行渐远的背影,脸上第一次在与常磐庄吾的交谈过程中没有了嘲弄的神色。

    他看出常磐庄吾想要做什么了。

    “……你这样做,值吗?”

    对此,常磐庄吾的回答让镜庄吾怔住,又恍然失笑。

    常磐庄吾的回答是……

    “这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值不值得的考量?

    “这一切,说到底,不过是我愿不愿意罢了。

    “而若是一定要给这一切找个理由的话……

    “那么,

    “那个理由,

    “毫无疑问正是……”

    话音微顿,继而斩钉截铁。

    “我是王啊。”

    话落,十二骑士手表瞬间化作时钟刻度,嵌入到常磐庄吾身后那面虚幻的时钟异象之中。

    当——!

    !

    异象凝实。

    时钟轰鸣。

    庆贺声响。

    “庆贺吧!”

    【Rider Time(骑士时刻)!】

    双面时钟异象指针转动,双重表带环绕。

    沃兹手持逢魔降临历,高声宣告王的归来。

    “他是集所有骑士的力量于一身,超越时空,通晓过去与未来的时间的王者,此刻,正是他变身为假面骑士Zi-OⅡ的瞬间!”

    时钟合一。

    无需镜庄吾的力量,常磐庄吾开辟出了新的道路,他以自身王道为半身,补全灵魂,完整自我。

    装甲着身。

    沃兹面朝他的魔王陛下前行的背影,恭敬俯身,言语沉稳,庄严肃穆。

    “全新的历史已经拉开序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