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182章 简单粗暴,一砖搞定

第2182章 简单粗暴,一砖搞定

    2806室门外,池非迟坐在轮椅上,刚准备伸手继续拍门,发现门卡擦打开,停住了手。

    女人从门后探头,金色短发,其貌不扬的脸上戴着眼镜,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微微低头,一脸疑惑地打量着池非迟,“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住在那边的2802,”池非迟转头看了看走廊靠电梯的一边,“我睡醒之后,发现我妹妹和她的朋友们不在家,刚才问了隔壁的邻居,邻居说孩子们好像在打听你们家的事,所以……”

    女人瞬间想起四个熊孩子,犹豫了一下,很快又笑了起来,“啊,你说的是不是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如果是他们的话,我是有见过,他们和我家的正男不知怎么玩到一起去了……”

    这个年轻男人发现自家孩子突然不见了、出来寻找,如果一直没找到孩子,说不定会惊动附近的邻居,或者直接报警求助,要是警察来了,他们可就麻烦了。

    说‘那四个孩子和我家孩子出去玩了’?这样也不是不行,随便说个地点,先把这个年轻男人支走,不过那样迟早会露馅的,还是不够稳妥。

    而且她不确定这个年轻男人是不是确定了孩子在这里,如果她撒谎被识破,这个年轻男人在走廊里大喊大叫、惊动了其他邻居,那也很麻烦。

    反正只是一个活动不便、坐轮椅的人,应付起来不会比小孩子麻烦,不如诓进门,和那些熊孩子一起控制住……

    没有比这个决定更机智的选择了!

    想着,女人回头看了看,发现男人已经拿着刀守在了和室门口,把门打开了一些,回头对池非迟笑得更加和气,“他们还在我家里玩呢,我们家刚搬来没多久,正男那孩子刚找到玩伴,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你进来也坐一会儿吧,我们搬来还没有来得及跟邻居打招呼……”

    门外,越水七槻贴墙站着,右手握紧唐刀刀柄,思索着一会儿该怎么动手。

    门已经骗开了,但囚禁孩子们的歹徒提到了‘我们’,说明还有同伙……

    她冲进去,先放倒这个女人,再以最快速度冲到对方同伙身前,一刀背噼晕?

    可是,如果对方的同伙挟持着孩子们,还没等她冲到面前就伤害孩子们怎么办?

    池非迟坐着轮椅进门,在玄关停住,右手食指轻轻敲在扶手触控键上,仰头看着女人,“这位太太,能不能……”

    女人没有听清池非迟轻下去的声音,下意识地往轮椅方向俯身,“什么?”

    轮椅扶手的盖子已经悄然滑开,一块红砖随着储物格升高而到了池非迟右掌下。

    池非迟看着女人俯身靠近的脸,双眼情绪依旧平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右手握住红砖朝女人头侧拍去,“麻烦你晕倒一会儿?”

    “彭!”

    女人头侧挨了一击,身体往一侧墙壁上撞去,侧头靠着墙,慢慢往地上瘫下去。

    门外,越水七槻听到动静,猜到池非迟已经动手了,当即不再多想,握紧唐刀冲进门,抬眼就看到池非迟右手里的红砖笔直飞了出去。

    “彭!”

    玄关斜对面的和室里,灰原哀看到男人被门口声响惊动、转身背对看门口,感觉机会来了,左手迅速拿出辣椒粉瓶,只是没等她把瓶子砸向男人,站在前方的男人就被一块红砖盖脸。

    随着男人仰面倒向后方,鼻血也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弯曲的弧线。

    “冬!啪嗒……”

    男人的身躯和红砖几乎同时砸到地板上。

    门口,越水七槻看了看倒在门口墙壁边的女人,又看了看不远处倒地不动的男人,目光茫然,“解、解决了吗?”

    她都还没来得及动手呢!

    和室里,灰原哀没有再看那个倒在他们身前的男人,抬眼看着坐轮椅过来的池非迟,默默把手里的辣椒粉瓶子塞回口袋里。

    红砖盖脸有多疼,她没体验过,不过看身前这个男人一脸鼻血、人事不省的样子,她多少能够想象……

    《高天之上》

    2806室门外的走廊间,柯南和伪装成宅急便配送员的高木涉匆匆走到打开的门前,看到门口的池非迟、越水七槻和瘫在墙边的女人,先是一愣,又看向屋里。

    他们来晚了?

    在其他人愣神之际,池非迟没走神,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看了看抵达门口的柯南和柯南身旁戴头盔的男人,出声打招呼,“柯南……高木警官?”

    “呃,是……”高木涉看到墙边女人头上渗出血迹,目光有些呆滞,“柯南打电话给我,说这里有孩子被绑架挟持了,所以……”

    场面过于惨烈,这到底是绑架挟持事件,还是……入室行凶?

    “昏倒的两个人就是歹徒,”池非迟坐轮椅往屋里去,“高木警官,既然你来了,人就交给你了。”

    他虽然没能活动腿脚,但好歹活动了一下胳膊,心情舒畅。

    这一次抵达及时,没有刁民跟他抢人头,神清气爽。

    柯南进门,在女人身旁蹲下,看了看女人的情况,站起身时,看到和室前的男人脸上似乎也有血迹,怔了怔。

    喂喂,这两个歹徒的模样也太惨了吧……

    灰原哀先柯南一步,在男人身旁蹲下,探了男人的鼻息,又查看着男人脸部,“应该只是晕过去了,鼻子受伤出血,脸部有一点红肿,总的来说,伤得不算太严重……”

    “这个女人也是,”柯南看了看瘫在墙边的女人,“头侧遭到重击昏迷,不过看起来没有生命危险。”

    “我有分寸,”池非迟坐轮椅到了和室里,看了看地上的红砖,突然发现自己没法弯腰捡,也就暂时放弃了回收‘凶器’的想法,“不会砸死他们的。”

    高木涉回神后,一边听着灰原哀和三个孩子说事情经过,一边拿出手铐铐住了昏迷的一男一女,又去厕所里解救了被绑住的正男和正男母亲。

    步美站在高木涉身前,很认真地说明情况,“听到敲门的人坐轮椅,我们就在想会不会是池哥哥……”

    “那个坏女人假装自己新搬来的邻居,邀请池哥哥进来,”元太双手比划,“然后我们就听到门口传来彭的一声,还没来得及探头看,站在我们前面拿刀子的男人很快被砖砸中了脸,晕倒了……”

    “男人晕倒之后,没有挡住我们的视线,我们才看清门口的池哥哥和七槻姐姐,”光彦仰头对高木涉道,“再之后,你和柯南也到了。”

    柯南看了看屋里的痕迹,脑海里还原了当时的情况。

    某个坐轮椅的家伙被邀请进门,不知用什么方法,让开门的女人俯身凑近,等女人头部凑近到了一定距离,抬手拿红砖往女人头上砸了一下,在女人瘫倒、露出后方拿刀男人身影的时候,又把红砖朝着男人面部掷了过去……

    整个过程简单粗暴,一砖搞定,不过想丢砖砸晕一个人,力道、眼力、投掷精准度缺一不可。

    呃,池非迟这家伙活动不便坐轮椅,感觉战斗力也还是没怎么受影响啊。

    “不过,非迟哥和七槻姐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灰原哀看着两人问道,“又怎么知道我们遇到了危险呢?”

    她不明白,为什么非迟哥会来得这么快,一来就板砖拍人,害得她都没能反应过来,事情就结束了……

    “池先生已经知道你们准备给他一个惊喜了啊,”越水七槻原本还想给孩子们一点制造惊喜的成就感,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就不得不说清楚了,“你们明明一整天都有空,却把见面时间定在下午三点这个不早不晚的时间,他就知道你们打算在午饭之后、下午三点之前,偷偷去做点什么了,我见他猜到了,也就直接告诉他,你们准备提前布置一下步美家里,给他一个惊喜……”

    “啊……”光彦看了看元太和步美,无奈叹道,“果然还是瞒不过池哥哥啊。”

    “我们本来想配合你们一下的,不过过来的时间稍微早了一点,池先生给小哀打电话,是想试探一下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再决定我们要不要上楼,不过那通电话被小哀挂断了,”越水七槻弯腰看着孩子们,微笑着道,“之后我又往步美家里的座机打了两通电话,都没有人接,池先生就说,小哀在的话,一定会让步美接电话,试探一下我们是不是到了,如果我们到了、而你们还没有准备好,就让步美让我们去附近买东西,先支开我们,不管怎么说,你们不可能不接电话。”

    “所以就判断我们出事了吗?”灰原哀想了想,又问道,“门禁呢?这种公寓楼如果没有钥匙或者住户帮忙开门,是没法进来的吧?”

    “安布雷拉有员工住在这栋大楼,”池非迟简短解释道,“我打电话让他开了一楼的门禁。”

    “池先生说,既然你们打算布置步美家,应该不会乱跑,遇到麻烦只可能是有歹徒潜入了步美家,控制挟持了你们,导致你们没法接电话,或者你们听到外面走廊上有奇怪动静,出去之后被歹人控制住了,”越水七槻继续笑着说池非迟之前的推理,“这栋公寓楼的入住率不低,小孩子虽然好对付,但追堵、抓住四五个孩子或者把四五个孩子带出去,还是一件很麻烦的事,随时可能被住户们发现,所以呢,池先生认为你们一定还留在28楼的某一个房间里,我们到了28楼,敲门问了2805室的住户,她说确实见到一群小孩子,在向她打听隔壁这户2806室一家人的事,问她有没有见过这户人家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