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冷汗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冷汗

    “唉,这还不是因为我的判定出了大失败吗,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丢脸的情况。”

    管恩摇头说道:“不过我现在已经确定客栈掌柜的小金库就在那口深井里,所以我准备先休息一会儿,等到半夜之后再去走一趟,不过这次我得提前做好准备了,免得你们再来救我。”

    刘星点了点头,看着窗外的月色说道:“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所以你不需要摸黑下井,不过你还是得注意一点,我怀疑这个客栈掌柜会留后手,因为这口深井虽然隐蔽,但是如果被人发现里面藏了东西的话,那人只要做好准备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拿出来;所以我觉得客栈掌柜应该会再设置一些陷阱,比如那种按压式的陷阱?只要你拿起那些金银珠宝,头顶的井口就会自动关闭?因此我介意你在动手之前先查看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陷阱。”

    “没错,管恩你都说了这次任务关系到你能不能通过妙手空空门的入门任务,所以我觉得这次任务肯定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甚至我都在怀疑这个客栈掌柜也是妙手空空门的一员,而这个所谓的小金库就是妙手空空门设置的陷阱!”左新认真的说道。

    管恩想了想,点头说道:“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我现在仔细的想了想,发现我在触发加入妙手空空门的任务之前,其实已经完成了一次登堂入室的任务,而且在我这张人物卡的简介里也提到我算是飞虎城中有点名气的梁上君子,所以这次的任务的确有可能是妙手空空门专门给我准备的!因为这个客栈掌柜有小金库的情报是妙手空空门主动向我提供的,而我之前只知道这个客栈掌柜有些抠门,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有钱,毕竟这客栈并不是掌柜自己一个人的产业。”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得收回我之前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你之所以会脚滑可能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妙手空空门早就准备好的陷阱!因为这次的武侠模组说白了也是古代模组,所以npc们和古人的生活方式差不多,只要不是像管恩你一样从事着某些特别的职业,那么他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哪怕是冲凉水澡也会在天黑前后完成,不太可能像我这样在半夜起来冲澡;所以妙手空空门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动手,于是就提前在深井旁边加了点东西,比如猪油什么的?”

    刘星认真的说道:“所以你等会儿过去的时候可以检查一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在面对妙手空空门的考官时指出这一点,相信这样做就可以让你获得额外的加分。”

    “嗯,我等会儿就过去检查一下。”

    管恩点头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可以直接回去找我的考官了,因为这说白了就是一个设置好的陷阱,我再往下跳的话就真的是一个蠢货了!对了,妙手空空门的总部是在其他城池,所以我如果通过考试的话就得去那里报到了,不过我应该还有几天的缓冲时间,因此可以去甜水镇先加入联盟;但是我在飞虎城里也有一个院子,里面放着一些不太好出手的东西,所以盟主你们如果不嫌弃的话,那我就把这个院子和里面的所有东西都送给联盟,这样联盟在飞虎城也算是有了一个落脚点。”

    刘星对此自然是来者不拒,因为玩家在这次的武侠模组中就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所以是真的能够做到视金钱为粪土。

    “对了盟主,你们说的望乡台是什么地方啊?我这张人物卡在飞虎城也算是消息灵通,对联盟所在的博阳城也有一些了解,但是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什么望乡台,当然了,我倒是知道在阴曹地府里倒是有一个叫望乡台的地方,能够让人在转世投胎之前再看一眼家人。”管恩好奇的说道。

    刘星笑了笑,开口说道:“看来你运气也是挺差的啊,都已经找到飞虎城了都舍不得移动一下鼠标,要知道望乡台就在博阳城附近,所以我们才会把出生点放在博阳城。”

    “呃,怎么说呢,我毕竟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选好了飞虎城,所以也就没有想过再看看周围的情况,不过这个望乡台既然是一个特殊地点,那么里面应该会有一些好东西吧?”管恩继续问道。

    “那是肯定的啊,你想想这次武侠模组中的其它特殊地点都是什么来头?所以我们能够确定之后的望乡台之行可以带来不少好处,但前提是我们要有能力探索望乡台!因为不管是博阳城还是旁边的远西城,我们都没有查到一条关于望乡台的线索,甚至连个相关的民间传说都没有,所以这就代表着望乡台要么是在最近这些年才出现的人工建筑,或者一直有人在掩饰它的存在,要么就是进入望乡台的道路堪比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如果是后者的话还好说,我们小心一点就没什么问题了,但如果是前者的话那就麻烦了,因为这代表着我们需要和一个神秘组织发生冲突。”

    刘星皱着眉头说道:“不过现在我们有了三皇子做靠山,那么我们就有了更多的选择!到时候只要发现情况不对劲,我们就可以让三皇子来介入这件事情,这样做我们虽然会吃点亏,但是不至于连汤都喝不到一口,或者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啊?盟主你这么说就让我压力有点大了啊。”

    管恩摸着后脑勺说道:“我虽然对自己这张人物卡的能力有点信心,但是我对我现在的运气可是不抱希望啊!不止是在今天不小心脚滑了,前两天我也出现了好几次判定失败的情况,还好那几次都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否则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而望乡台如果是某个神秘组织的地盘,那我过去怕不是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抓住,到时候我就只能选择离开游戏了。”

    “所以我们才需要你去妙手空空门进修一番,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是愿意你的实力,但是如果连你都不自信的话,那我们还可以想办法邀请你的师兄弟,或者师傅师伯们出手相助,到时候值钱的东西都归他们,反正我们玩家对钱没有任何兴趣。”刘星笑着说道。

    “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想妙手空空门的人应该不会拒绝,因为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啊。”管恩点头说道。

    就在刘星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管恩突然指着刘星放在一边的夜吼凋像,确切的说是装着夜吼凋像的盒子说道:“对了盟主,你那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啊?如果是比较贵重的物品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这么装,因为在我们这种人的眼里,这个盒子可就代表着值钱的目标!毕竟能用这种大小的木盒装起来的东西,十有八九是一个摆件?”

    管恩此言一出,刘星也觉得那个装着夜吼凋像的木盒显得很值钱,哪怕这个木盒并没有过多的装饰,而且好像也是由普通的木头所打造。

    而且刘星换位思考了一番,发现自己如果是一个别有用心之人,那么在看到别人随身带着这么一个木盒,也会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个木盒里可能是装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摆件,而且这个摆件应该很值钱!

    因为这个摆件如果不值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木凋泥塑的话,那么就没有必要装在盒子里,而且还随身携带!所以这个摆件至少也得是有点价值的玩意。

    想到这里,刘星就有点背后冒冷汗了,因为刘星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没有太在意这个夜吼凋像的安全问题,毕竟其他玩家在碰到这个夜吼凋像的时候都会得到提示,从而失去对这个夜吼凋像的兴趣,所以在这之前的刘星都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夜吼凋像不可能会丢,于是每次停留在某地的时候都会把这个夜吼凋像随手放在一旁,不到离开的时候都不会想到给这个夜吼凋像挪个地方。

    要不是这次去粱城属于出远门,刘星都不一定会拿木盒把它装起来呢。

    所以到管恩开口之前,刘星是真没有意识到这个夜吼凋像会引起nppc还真有可能会出手“拿”走这个夜吼凋像!

    要知道这个夜吼凋像也就对玩家有一定的威慑力,但是对于npc来说就是一个值钱的摆件,而且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个夜吼凋像是出自名家之手的话,那么就会有更多的npc闻声而来。

    到时候这个夜吼凋像如果不见了的话,那么刘星是真的怎么哭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刘星就连忙说道:“这个木盒里面的确是有一个很值钱的凋像,不过它的题材比较特殊,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夜吼!所以这个凋像是和我的一个专属任务有关,如果它远离我一段距离和时间的话,那么我的这个专属任务可就要失败了;不过其他玩家在触碰到这个凋像的时候会收到提醒,所以他们就算拿走也是一点用都没有,因此我在这之前还真没有对这个凋像太过于留意,因为我都已经忘了npc可能会对它动心。”

    在刘星说话的时候,左新就很有眼力见的把那个木盒给端了过来,让管恩触摸了一下夜吼凋像。

    在得到提示之后,管恩就点头说道:“原来如此,盟主你的确是不需要担心会有玩家拿走它,因为拿走它一点好处都没有,但是我可以确定我的那些npc同行在看到这个凋像的时候,百分之百是会动心的!毕竟这个凋像的凋工一看就是大师级别的手笔,而且这个凋像的材质看起来不像是常见的金属,所以盟主你之后千万不要把这个凋像随便的展示出来,免得有一些npc会动歪脑筋!不过这个凋像的题材对于npc来说的确是有些邪门,所以就算丢了也不需要太担心,因为这应该是挺难卖出去的。”

    “是啊,我们三个在现实世界里是东阳人,而东阳也算是国内有名的木凋之乡了,所以我记得小时候有很多同学的家里都是从事木凋的相关行业,因此就听他们说过木凋想要卖的起价,除了凋刻师的手艺要过关之外,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挑选合适的题材!差不多的两块木头,同一个凋刻师花一样的时间凋刻出来的作品,就有可能会因为凋刻题材的不同而相差一倍左右的价钱!比如花开富贵之类讨人开心的题材,就比平平无奇的花鸟鱼虫要值钱一些。”

    左新点头说道:“而这个夜吼凋像嘛,虽然做工和材料都是一看就知道不简单,但是这题材就有点超出这次模组里的npc们的认知了,或者说就算放在了现实世界,让那些不了解克苏鲁神话的人来评价这个夜吼凋像,他们可能也只会觉得凋刻师的手艺不错,但是他们有钱也不会买。”

    “不过不管怎么说,盟主你也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所以这个夜吼凋像还是不要装在木盒里了,或者说你之后都得小心一点,不要让别人看到这个木盒。”

    管恩摸着下巴,继续说道:“当然了,如果让我从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给意见,我觉得盟主你可以去买一个布袋子,然后把这个夜吼凋像装在里面,接着再放一些树枝之类的东西,这样从外面来看就是一口袋的树枝!当然也可以放一些其他的填充物,总之让它变得不像它就好了。”

    刘星点了点头,这就让左新把夜吼凋像重新装进了木盒,“嗯,这次如果不是管恩你提醒我的话,那我之后还真有可能会欲哭无泪!所以。

    。”

    刘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刘星下意识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位,结果隔着窗户都可以看到隐约跳动的火光。

    这是着火了?

    刘星起身推开窗户,发现不远处已经是火光冲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