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妖怪茶话会 > 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半个有缘人

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半个有缘人

    这让老人又吃惊又失望。

    也很不可思议。

    毕竟,能让他听到的琵琶演奏……

    若不是出自邻居之手……

    又会是谁呢?

    又能是谁呢?

    ……

    “不是我的邻居”

    老人的声音骤然拔高,又戛然而止。

    “咳咳咳咳”

    老人咳嗽起来。

    他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

    “您没事吧?”

    萧骁关心的询问。

    ……

    老人抬起手摆了摆。

    他没事。

    ……

    好半晌,老人终于涨红着脸止住了咳嗽。

    老人连做了几个深呼吸。

    ……

    老人近乎有些凶狠的瞪着面前的年轻人。

    “他是演奏琵琶的人。”

    “他不是我的邻居。”

    “那他的演奏我是怎么听到的?!”

    “难不成我有顺风耳不成?”

    “还是他就住在我家里啊?”

    老人有些气喘吁吁。

    ……

    “嗯。”

    萧骁点头。

    “这段时间他的确是住在您的家里。”

    ……

    老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连呼吸似乎都静止了。

    “……什么……”

    似乎过了很久,其实只有一会,老人有些艰难的开口。

    声音嘶哑。

    “你说什么?”

    “他……住在我的家里?”

    老人的声音都变调了。

    怎么可能!?

    ……

    “他怎么会住在我的家里!?”

    老人喘着粗气。

    “我家里就我跟老婆子两个人。”

    “你不要跟我说你的那个朋友是老婆子……”

    虽然他之前曾数次猜测是老婆子。

    毕竟满足所有条件的也只有老婆子一人。

    但他又清楚的知道不可能是老婆子。

    老婆子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多此一举、叫个人过来问他问题。

    结果……

    真的是老婆子吗?

    为什么?

    他不明白老婆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非常的不明白。

    ……

    “不是。”

    萧骁摇头。

    “我的朋友不是您的妻子。”

    而且……

    萧骁指出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破绽。

    “您的妻子会演奏琵琶吗?”

    ……

    老人愣住了。

    对、对哦。

    老婆子不会弹琵琶。

    除非老婆子隐瞒了他。

    不然,老婆子当然是不会弹琵琶的。

    ……

    老人抿了抿嘴唇。

    这个年轻人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

    对啊。

    老婆子根本不会弹琵琶。

    她怎么会是那个神秘的朋友?

    他听到的琵琶声响……

    可不像是新手的水平。

    他再讨厌琵琶。

    毕竟他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琵琶。

    一些基础的判断还是有的。

    ……

    可是……

    既然不是老婆子……

    “是谁?”

    老人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年轻人。

    “我家里就我跟老婆子两人。”

    老人再次强调这个事实。

    “不是老婆子……”

    “是谁?”

    他家里没有其他人了。

    老人狠狠皱紧眉头。

    他突然怀疑,自己跟这个年轻人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在浪费时间?

    这个他颇为欣赏对方的气度与礼节的年轻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话说,,,..版。】

    老人的心里生出了怪异的感觉。

    他在想,也许他应该尽快远离这个年轻人。

    ……

    “是一位偶然的访客。”

    萧骁像是没有看到老人变得奇怪的神色还有周身隐约透出的防备与警戒。

    他面色如常。

    甚至声音里带着些许的笑意。

    “它很自信它的琵琶。”

    “结果偶然听到它演奏的您却对它的演奏表达了不好的看法。”

    “它很意外。”

    “也很不甘心。”

    “它希望您能夸奖它的演奏。”

    “所以有几分跟您耗上的意思。”

    ……

    老人:……

    他伸手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他觉得自己怎么有些听不懂对方的话?

    “他……”

    “偶然的访客?”

    老人咀嚼着这几个字。

    “什么意思?”

    老人一脸的茫然。

    “我家最近没有客人来。”

    更没有会琵琶的客人来。

    ……

    “字面意思。”

    萧骁弯了弯嘴角。

    “是一位特别的访客。”

    “您看不到它。”

    “可是您听到了它的演奏。”

    “对此,它也是有些意外的。”

    ……

    “我……”

    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意控制了自己的音量。

    “看不到他?”

    这个年轻人到底在说什么?

    他怎么听着越来越迷湖了?

    ……

    “我为什么会看不到他?”

    老人努力表达自己的疑惑。

    “你不是说他是访客吗?”

    “他来我家……”

    “我看不到他?”

    这个年轻人自己听听,这像话吗?

    “……根本没有客人来我家啊。”

    老人又都哝了一遍这个事实。

    ……

    “您就不奇怪只有您一个人听到了琵琶的演奏吗?”

    萧骁笑了笑。

    “其他人不论。”

    “您的妻子是不是也没有听到琵琶的演奏?”

    ……

    老人:……

    这个问题……他无言以对。

    因为对方说的没错。

    他怎么可能不奇怪?

    他在家里数次听到了琵琶的演奏。

    老婆子却一次都没有听到。

    尤其在知道了他听到了琵琶的演奏而有特意留意的情况下, 老婆子也一次都没有听到琵琶的演奏……

    这很奇怪。

    老婆子甚至怀疑所谓的琵琶的声音是不是他的幻听?

    ……

    “……为什么?”

    老人的声音有些艰涩。

    “你的意思是……”

    老人咽了一口口水。

    “你是说……”

    “老婆子听不到琵琶的声音?”

    “为什么?”

    “她只是恰好都错过了而已……”

    老人的声音越变越轻。

    这话他自己听着都有些不信。

    恰好都错过……

    他那次都在听到的当即就叫老婆子过来听了……

    结果老婆子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当然是感觉奇怪的。

    但他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琵琶的身上。

    虽然觉得奇怪,却没有深究。

    话说……

    他再深究……也不会想到……那个琵琶的声音只有他听得到。

    而老婆子听不到。

    一般人谁会想到这点啊。

    ……

    “我说了。”

    萧骁微微眨了眨眼睛。

    “我的朋友是一位特别的访客。”

    “只有有缘人才能看到它。”

    ……

    “我没看到它。”

    老人脱口而出。

    ……

    “嗯。”

    萧骁颔首。

    “所以您是半个有缘人。”

    “您虽然没有看到,却听到了。”

    ……

    啊……

    老人有些愣怔。

    等等。

    这个话的意思是……

    “我看不到它?”

    ……

    “嗯。”

    萧骁再次点头。

    “您不是一直都没有看到它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