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盖世 > 第两千两百九十八章 一声父亲

第两千两百九十八章 一声父亲

    “伽力星域!”

    “他们在伽力星域!”

    虞渊和光之源灵同时轻喝。

    遗忘之神哈里斯,借着逃离的虚空裂缝,如一条明耀的丝线,在荒界的诸多星河穿梭,渐渐指向了最终目的地。

    正是伽力星域!

    没了星河能量,沉闷死寂的伽力星域,和真实的深渊极为相似,确实适合躲藏。

    源魂的魂能未渗透过来,一条条的“亡灵之路”,也没在伽力星域铺展。

    这是因为不死鸟女皇,曾于此地敞开“死亡泉眼”,种植过的一棵死灵树,导致整个星域没有任何星空力量。

    而死亡之神卡罗丽娜,在那泉眼没有碎灭前,她的意识也渗透过来。

    卡罗丽娜熟悉伽力星域,空间之神也是以伽力星域的泉眼,将钟赤尘拘禁带走。

    虞渊和源魂追随着哈里斯的踪迹,觉察到他的目的地就是伽力星域,便知道空间之神和死亡之神,大概率藏隐在此。

    “唔,发生了什么?”

    龙颉挠着头,从迷惘中苏醒过来。

    巴洛,辕莲瑶和绿柳感觉头痛欲裂,他们用力去回想,发现什么也想不起来。

    在他们的记忆中,没有遗忘之神哈里斯,这位异域神祗似乎压根没有出现过。

    “我参悟的星辰奥秘,有些部分记不得了。”

    巴洛满脸困惑,他醒来想要施展一种星辰术法,突然不记得该如何运用。

    之后,龙颉、辕莲瑶和绿柳、齐雲泓这类至尊者,同样感觉记忆的缺失,且都和法则大道相关,这令他们惊恐无比。

    精心感悟的法则奥秘,是他们身为至尊者本该具备的能力,缺失不仅意味着他们的至尊之境存在着巨大破绽,也会让他们的战力锐减。

    不完整的至尊,还是至尊吗?

    “你们被遗忘之神,剥离了一部分记忆,不过没关系。”

    一见他们醒来,虞渊在斩龙台的本体真身,将十层的“灵魂神坛”收入识海,以不同台面和他们的感应,将他们缺失的那些精奥法则,化作一束束记忆流光,注入到他们的灵魂识海。

    “你们重新参悟,将这部分法则秘奥领会,也就没什么了。”

    虞渊向他们解释了一番。

    金木水火土,日月星,极寒和雷霆这些至高法则精奥,他的“灵魂神坛”深处都有相关的痕迹,没有受到遗忘之神影响。

    “我已在前往伽力星域的途中,我会调集力量,我过去的速度不会太快。”

    幽魂形态的祂平静地开口说话,而夺

    舍极慧的祂则是从荒界别的星域,正朝着伽力星域赶去。

    荒界一条条的“亡灵之路”,也在向伽力星域进行偏移,祂汇聚的磅礴魂能,从附近的星域向目的地笼罩。

    “我会处理伽力星域的异域神祗。”

    在那只诡异的眼瞳上方,祂的一道幽魂,冲着虞渊轻轻点头。

    此地的黑暗能量,尽数收拢到眼瞳深处,星河变得明亮起来。

    祂散布于此的魂能,也有一部分隐没在眼瞳,被祂转移到不同的“亡灵之路”,打算在伽力星域痛击作祟的异域神祗。

    “你留意这里。再有异域神祗踏入此界,在我的魔躯未成之前,由你进行斩杀。”

    祂给虞渊分配任务。

    虞渊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随后突然便发现剧毒之源的灵性意识,也被一簇簇的绿幽游魂充满。

    待到他觉察不妙时,剧毒之源的灵性全部消失了。

    遗忘之神哈里斯在逃离前,将他的神力渗透进了斩龙台,将剧毒之源残存的一股灵性抹掉。

    如此一来,那翡翠葫芦内就只剩下剧毒法则的结晶,而无剧毒之源的灵性意识。

    “我要先处理一件事。”

    咻!

    他以斩龙台破开了虚空,割出一条明耀的缝隙,以本体穿梭其中。

    须臾后,他本体执掌着斩龙台,再次出现于凤凰星域。

    斩龙台化作一柄金sè光刀,将被空间之神德维特裹着的虚空乱流地,割裂出一条口子后闪入其中。

    虚空乱流地此刻血流成河,一滩滩花花绿绿的血水,遍布在此神秘之地,像是一片片大小不等的浮空沼泽。

    扑鼻的腥臭味令人闻之欲呕,在那些血水的中央,有几块不大的陆地,和两座漂浮着的高耸殿堂。

    兽神殿和凤凰神殿,如今殿门紧闭,在淡淡的瘴气烟雾内矗立。

    瘴气和烟雾中的剧毒,竟然在侵染两座殿堂,使得殿堂外壁哧哧作响。

    条条奇异的纹络,被瘴气和烟云的毒素腐蚀,两座恢弘壮阔的殿堂,似乎将在某一刻崩塌碎裂。

    “这丫头……”

    虞渊的眼神,扫了一下内中世界,就看向了倒在血泊中的一只紫凤凰。

    紫凤凰以其羽翼和躯体,将一张蕴含剧毒的皮遮盖住,她凤凰身躯遭受着强烈剧毒的侵染,绚丽的羽翼看着破破烂烂的,不少区域还在冒着粘稠的血水。

    在她的血水中,有瘴气和烟雾挥发出来,向两座高耸的殿堂而去。

    她凤眸的光泽黯淡,显然是受了重伤。

    她在参悟那张皮的剧毒奥秘时受阻,她应该还没有能悟透其中的真谛,就会被腐蚀为一滩血水。

    她破不掉空间之神的虚空封禁,也感知不到她母亲稚雅的动向。

    而她在稚雅的吩咐下,打造出的这个虚空乱流地,反而成了她和异兽们的坟场。

    她渐渐感到绝望。

    她意识到她最终会被侵染为血水,那两座圣殿也会被剧毒侵染,躲在里头的异兽全都将死亡。

    突然,在她略显浑浊的眼瞳中,忽然出现了斩龙台。

    还有,斩龙台上方的虞渊。

    虞渊脸上的关切和痛惜,令她心一暖,如再次看到希望之光闪耀。

    “父亲……”

    她在心中轻声呼喊。

    虞渊皱着眉头,轻轻叹息一声,斩龙台就停留在她凤凰的眼眸前。

    呼!

    他“亡灵至尊”的躯身,也从斩龙台飞出,将翡翠葫芦轻轻放在虞蛛的眼前。

    “在这个葫芦内,有异域剧毒之源的法则奥秘。你和别的兽神不同,你应该能迅速参悟透彻。放心吧,你不会死的。”

    留下这个葫芦后,虞渊飘然而出。

    呼!

    翡翠葫芦被虞蛛以凤爪轻轻按住,她那暗含毒素的血脉晶链,和葫芦中的剧毒奥秘一碰触,条条玄妙的剧毒法则便亮堂地出现。

    她早就知道了,她想要通过那张皮,解析里头的剧毒奥秘是行不通的。

    因为蕴含剧毒的那张皮,里面的法则是凌乱无序的,想要解析里头的剧毒精奥,不知将耗费多少的岁月时光。

    不等她感悟几条剧毒真谛,她就率先被侵染成血水了,这当然行不通。

    可在翡翠葫芦内,那一条条的剧毒法则,不需要她费尽心思推衍出正确的顺序,她可以直接参悟吸收。

    因为异毒七厌,那只八足蜘蛛,还有源魄的一条浊之奥秘,她本来就对天地间的剧毒有着深刻见解。

    在这方面,她只比陈青凰稍弱一点。

    虞渊给出的这个翡翠葫芦,是她的救命良药,她以血脉和葫芦中的剧毒奥秘接触时,那张皮上的毒素就不再影响她。

    皮上的异能,瘴气烟云内的毒素,还成了修复她重伤的力量。

    “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在虞渊消失以后,她才喃喃低语。

    她的羽翼再次变得华丽起来,她身上那些恐怖的血肉\洞口逐渐愈合如初,漂在周边的血水都在向她靠拢,化为她的力量源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