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红色莫斯科 > 第2039章 收复要塞

第2039章 收复要塞

    要塞司令官做梦都没有想到,苏军居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突破了他的外围防御,冲进了要塞内。

    按照他的设想,苏军所拥有的火炮,根本无法轰开经过加固的要塞城墙。而他的部下,则可以躲在工事里,用炮火和机枪火力来封锁苏军的进攻道路。

    当波涅杰林所指挥的第一次进攻失利后,德国司令官更加觉得自己的防御部署,可以让作为进攻一方的苏军束手无策,于是他将所有的兵力,都部署在城墙的工事里。

    但接下来的战斗,却远远地出乎他的预料,苏军居然动用了大口径的火炮,轻易地轰塌了坚固的城墙,为步兵开辟了冲锋的道路。而他待在这些工事里的部下,不是被苏军的重炮炮弹炸死或震死,就是被震晕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如今要塞的兵力,都分布在各处城墙的工事里,就算想抽调回来加强要塞内的防御,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站在中心城堡的教堂上方的钟楼里,看到苏军如潮水般从城墙的缺口,和科布林要塞门口涌进来时,知道大势已去,便果断地做出了决定:“撤退,立即撤退!”

    “司令官阁下,”参谋长听到他的这道命令,便小心翼翼地提醒他:“我们在要塞里还有两千多人,完全可以继续打下去。假如现在一撤,等于是把要塞拱手送给了俄国人。”

    “没错,我们的部队在名义上还有两千多人。”要塞司令官咬牙切齿地说:“但他们都分布在各处的城墙工事里,如今要塞里能调动的兵力,不超过五百人,怎么和数以万计的俄国人对抗?”

    他停顿了片刻,吩咐自己的参谋长:“联系所有能联系到的部队,立即从要塞里撤出去。”

    下达完这道命令,他就快速地下了钟楼,招呼自己的警卫,乘坐桶车离开了即将爆发战斗的要塞,渡过布格河,返回德军的防区。

    而要塞里发生的一切,索科夫并不知道。他觉得当年德军为了夺取要塞,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兵力,那么自己今天夺取这座要塞,恐怕所进行的战斗,将会更加旷日持久,因此他对来请战的另外几名指挥员说道:“指挥员同志们,我理解你们此刻的心情,看到友军的同志在要塞里浴血奋战,而你们却待在外面无所事事,觉得心里不踏实,对吧?”

    “没错,司令员同志。”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几位指挥员都七嘴八舌地说:“看到我们的同志在要塞里和敌人血战,而我们却待在外面什么都不做,心里的确很不踏实,您还是快点给我们布置作战任务吧?”

    “司令员同志,我有个问题。”就在众人发着牢骚时,维克多忽然开口说道:“以我们的兵力,完全可以先将要塞围住,然后再展开进攻。如此一来,要塞里的德国人一个都逃不掉。”

    “维克多中校,你说得没错,以我们现有的兵力,的确可以把要塞团团围住。”索科夫知道不不光维克多一个人有这样的疑惑,恐怕在场的另外几名指挥员,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便索性向众人解释一番:“若是我们把整个要塞都围起来,那么用于攻坚的兵力,就会变得薄弱,从而导致迟迟无法突破敌人的防御。还有一点,如果要塞里的德国人,发现自己陷入了绝境,为了避免全军覆没的下场,他们一定会依托坚固的工事,进行顽强的抵抗,从而给我军造成巨大的伤亡。”

    索科夫板着脸说:“我可不想为了夺取一个要塞,就让自己的整个集团军丧失战斗力。”

    “司令员同志说得没错。”波涅杰林在一旁补充说:“若是我们只从一个方向发起进攻,德国人见支持不住时,会从他们觉得安全的地方撤退,而不是留下来和我们进行苦战,从而减少部队在夺取要塞时的伤亡。”

    波涅杰林的话刚说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西多林拿起话筒贴在耳边说:“我是参谋长西多林,您是哪里?”

    索科夫不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有什么事情,便紧紧地盯着西多林的脸。先是看到对方的脸上露出了惊愕的表情,接着惊愕变成了惊喜,便开口问道:“参谋长同志,是谁打来的电话,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司令员同志,好消息,好消息啊!”西多林把话筒从耳边移开,冲着索科夫激动地说:“奥努普里延科将军报告,他的部队已经成功地夺取了中心城堡,坚守在那里的德军已经放下武器向他们投降。”

    “什么,中心城堡的德军投降了?”索科夫听西多林这么说,脸上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西多林扬了扬手里的话筒,对索科夫说:“假如您不相信的话,可以亲自问问奥努普里延科将军。”

    虽然索科夫觉得西多林说谎的可能性为零,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走过去接过了话筒,直截了当地问:“奥努普里延科将军,中心城堡的敌人真的放下武器向你们投降了?”

    “是的,司令员同志。”奥努普里延科用肯定的语气说:“近卫第10团团长尹万诺夫上校向我报告,说坚守在中心城堡的三百余名德军官兵停止了抵抗,放下武器向他们投降。”

    “奇怪,怎么会这样呢?”索科夫听奥努普里延科这么说,不禁皱起了眉头,据他所知,中心城堡有大量的防御工事,就算近卫第6师得到了坦克部队的支援,也没有道理如此快就拿下那里,他带着疑问继续问道:“奥努普里延科将军,你知道德国人投降的真实原因吗?”

    “司令员同志,尹万诺夫上校审问过俘虏,得知德军的要塞司令官已经逃走了,如今要塞里的敌人失去了统一的指挥,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而中心城堡的守军指挥官,觉得再打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他果断地选择了投降。”

    “这名德军指挥官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奥努普里延科将军,派人把他送过来,我想和他好好聊聊。”索科夫交代完这件事之后,又继续问:“托尔斯季科夫将军的部队在什么位置?”

    “他们刚通过中心城堡,向西南方向的捷列斯波尔要塞发起了攻击。”奥努普里延科汇报说:“我打算命令马达强中校的近卫第4团,向正南方向的沃伦要塞发起攻击。”

    “奥努普里延科将军,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祝你们好运!”

    索科夫放下电话后,对站在面前的诸位指挥员说道::“指挥员同志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近卫第6师的部队已经成功地夺取了中心城堡,如今正在向正南方向的沃伦要塞发起攻击。而托尔斯季科夫将军的近卫第1师,此刻也正在攻击捷列斯波尔要塞。”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那些没有接到任务的指挥员们更加坐不住了,连声说道:“司令员同志,给我们布置任务吧。毕竟布列斯特要塞这么大,仅仅凭近卫第1和第6师,是很难在最短的时间内占领它。”

    “司令员同志,”没等索科夫说完,波涅杰林就提醒他说:“要塞的攻坚战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如果把所有的部队都投入到要塞里,一旦其它方向需要部队作战,我担心根本无法抽调出来。”

    “副司令员同志,这一点你可以放心。”索科夫听完奥努普里延科的汇报后,心里多少有些谱,他向波涅杰林解释说:“根据审问俘虏得知,德军的要塞司令官已经逃跑了,如今要塞里的守军失去了统一的指挥,正处于各种为战的状况,如果我们此刻投入重兵,没准就能在短时间内,收复这座英雄的要塞。”

    随后索科夫面向几位指挥员说道:“我现在宣布作战命令:步兵第3、第109师作为预备队,留守布列斯特城。其余的步兵第211和第284师,步兵第109、第118和第122旅,分批次进入布列斯特要塞,协助两个近卫师肃清要塞里的敌人。”

    听到索科夫的这道命令,能参加战斗的指挥员个个兴高采烈,而担任预备队的两位师长,却是满面愁容,觉得自己与解放布列斯特要塞的功绩擦肩而过。最让他们想不通的,是两位步兵旅旅长,他们对要塞发起的第一次进攻,就曾经以失败而告终,不光没有受到处罚,甚至还有机会再次参加新一轮的进攻。

    索科夫看出了两人心中的不满,便对他们说道:“两位师长同志,虽然你们这次没有机会参加对要塞的进攻,但要结束这场伟大的卫国战争,我们还有很多仗要打,到时有的是机会让你们担任主攻。”

    听索科夫这么说,两人的心里才重新好起来。他们像其他的指挥员也一样,向索科夫等人敬礼后,转身离开了司令部。

    “司令员同志。”等请战的指挥员们都离开后,西多林好奇地问索科夫:“你怎么把主力部队投入到要塞里去,万一德军此刻从其它方向迂回过来,对我们发起攻击,我们的手里兵力有限,恐怕会吃亏。”

    “参谋长同志,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索科夫之所以能放心大胆地将主力部队投入到要塞里,一是因为德军的指挥官已经逃之夭夭,剩下的官兵是各自为战,战斗力大打折扣。还有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的左右两翼都有友军,右翼是巴托夫的第65集团军,而左翼则有包括近卫第8集团军在内的五六个集团军,德军根本威胁不到自己的侧翼:“我们的两翼都有友军保护,德军如果想向我们发起反击,就必须通过我们面前的布列斯特要塞。所以尽早地拿下要塞,我们就不用惧怕德国人可能发起的反击了。”

    眼见要塞很快就会被拿下,波涅杰林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司令员同志,几个月前,我指挥的作战集群第一个进入了罗马尼亚境内,获得了最高统帅部的嘉奖。如今只要拿下了布列斯特要塞,我们的部队也能成为第一支进入波兰领土的部队,想想就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

    “没错,副司令员同志说得对。”西多林还在担任近卫第41师参谋长时,就作为波涅杰林所指挥的部下,成为了第一个进入敌国领土的指挥员,如今眼看拿下布列斯特要塞后,他又能获得第一个进入波兰的荣誉,心情自然也不平静:“我相信再过几个小时,我们的部队就能成功地夺取整个要塞,然后渡过布格河,成为第一支进入波兰领土的部队。”

    接下来的战斗,比设想的还要顺利。

    不到两个小时,第48集团军的部队就占领了整个布列斯特要塞。随着一面红旗在中心城堡的教堂上空升起,宣告这座属于苏联的要塞,正式被苏军收复。

    确认部队占领了要塞之后,西多林首先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了这个好消息,随后问索科夫:“司令员同志,我们现在就把指挥部迁到要塞里吗?”

    “先不要着急,参谋长同志。”虽然索科夫很想在第一时间进入这座英雄的要塞,看看当年要塞的保卫者们留下的战斗痕迹,不过出于谨慎,他觉得还是应该再等一段时间再进入,免得遭到漏网德军的偷袭。

    索科夫不愿意立即进布列斯特要塞,让波涅杰林和西多林两人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但既然他已经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自然只能选择服从。

    很快传来的一个消息,让波涅杰林和西多林两人明白,索科夫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同时他们的心中暗自庆幸,幸好索科夫没有听从自己的劝说,仓促把指挥部迁入要塞,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原来在要塞收复之后,第109和第118旅的两名旅长,带着二十多名战士,来到科布林要塞的城墙附近巡视,感慨自己的部队为了渡过这条河,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谁知附近躺着一名负伤的德国兵,看到两名苏军军官带着一群战士走过去,便挣扎坐起身,端起手里的冲锋枪,冲着两人扣动了扳机,一口气将弹夹里的子弹都打了出去。由于距离不远,有三分之一的子弹都命中了目标,两名旅长捂住伤口,满脸不甘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跟在他们身后的战士,见到自己的旅长中弹倒地,立即端着枪冲过来,用刺刀捅死了坐在地上的德国伤兵,算是为他们的旅长报了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