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踏星 > 第三千九百零三章 有何不敢

第三千九百零三章 有何不敢

    整个第七宵柱寂静无声,人是很敏感的,有时候能察觉难以形容的危机。

    尤其大地之下的明日兽,醒了,就是不敢动,翻身都不敢。

    宵柱旁,宽阔的湖面时不时涟漪荡漾,湖底,游鱼掠过,生机盎然,也很平静,有老叟垂钓,惊奇发现湖面涟漪越来越多了,也不知道哪来的。

    转眼又过去半个时辰,怀思震动,绝柔出现。

    陆隐看去。

    “五个人提议,东域,南山城,闲王温君。”

    “南域,情海,不老仙。”

    “西域,藏天城,燕城主。”

    “北域,久木。”

    “还有曾经月涯下御之神的弟子,月北。”

    “就这五个人提议重启天元,将灵化宇宙修炼者转移去天元宇宙,获得了星帆下御之神赞同,禀上御,如今星帆下御之神和月北等候在惊雀台。”

    不远处,净莲诧异:“什么?重启天元宇宙?”他知道为什么陆隐爆发那么大杀机了。

    卫横冷漠:“这些人都听过,都是接受修灵,成为渡苦厄大圆满,没什么实力,名气却很大。”

    孤断客奇怪:“这几个怎么会做这么高调的事?他们能成为渡苦厄大圆满,运气占大部分,论真正实力都比不上寻常自我突破到渡苦厄层次的杀伐修炼者,一个个秉承中庸原则,等于养老,如今居然出头?”

    陆隐闭起双目:“还有吗?”

    绝柔摇头:“没了,那个,我二姐让我告诉你,此事必然是星帆下御之神的决定,那几个其实就是个引子,没他们,星帆下御也能找其他人提议,给她正当理由禀上御,所以,劝你别太冲动,为了这几个人败坏名声就不好了。”

    陆隐睁开双目:“我知道了,谢谢。”说完,结束对话。

    刚要收起怀思,怀思再次震动,是戮思雨联系。

    陆隐没接,吐出口气,看向惊雀台方位:“树欲静,而风不止,那就看看,我在这九霄,到底还要杀到何种程度。”

    孤断客他们心一沉,不好,要出手了。

    净莲开口:“别冲动,你。”话还没说完,陆隐目光一凛,无法形容的恐怖意识环绕自身,砰的一声散开,将净莲,卫横甚至包括孤断客都震退:“此事与你们无关,只当没看到。”

    说完,磅礴的意识接天连地,朝着惊雀台而去。

    意识肉眼可见化为恢弘光束,转瞬没入星穹。

    这一刻,第七宵柱修炼者皆抬头仰望,感受到无边压抑,紧接着,范围扩大,整个东域的人都望向母树,看向那树冠之上,看到陆隐的意识朝着惊雀台而去,什么东西?

    无边星穹,出现了一根线,连接第七宵柱与树冠,那是意识,磅礴如渊的意识。

    同一时间,四道三苍剑意自第七宵柱而出,如同烟花散开,朝着四个方位而去。

    东域,南山城,奢华的宫殿内充满了欢声笑语,载歌载舞,数百貌美女子游走,居中是个中年男子,怀抱美人,温香软玉,突然地,中年男子神色剧变,抬头,看到了那接天连地的恐怖意识,紧接着,意识之威恒压天际,他面色煞白,浑身颤栗:“陆隐,那是陆隐的意识,他没走?”

    “星帆,你骗我,你骗我--”

    下一刻,三苍剑意降临,中年男子看到了,也出手了,却无用,身体被剑意洞穿,钉死在了大地之上,血染宫殿。

    他叫温君,自号闲王,出生于帝王世家,因其不争权位,始终是闲王,哪怕修炼有成依然是闲王,他的一生只愿享乐,唯一做错的事,便是听信了星帆之言,以为陆隐离开了九霄返回灵化,以为灵化宇宙冲击天门是因为陆隐,所以答应星帆提议重启天元,至于天元宇宙那些人的死活他不在意。

    就在温君血染大地的几个呼吸后,南域,情海,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正垂钓,当意识余威出现,老者无力松开鱼竿,呆呆抬头,喃喃自语:“老夫只想恢复容貌,别无所求,为何会这样?”

    “星帆,你说过那陆隐不在九霄,你骗了我们,骗”,三苍剑意降临,大海礁石碎裂,随着海水冲刷,独留鱼竿漂浮海面。

    他是不老仙,不老,是他的愿望,只因年轻时被人毁容,难以恢复,既是愿望,也是苦厄。

    星帆可让他恢复容貌,只要提议重启天元即可。

    他不在意天元是否重启,只在意那陆隐是否在九霄,星帆告诉他灵化宇宙冲击天门便是陆隐指挥,那陆隐要以此跟九霄宇宙谈条件,所以不在九霄,而此人也必会被九霄所不容,所以他同意了,所以,等到了这个下场。

    西域,藏天城,有人冲天而起,疯狂嘶喊:“绝氏救我--,愚氏救我--”

    绝氏族地,绝翎望着三苍剑意穿透星穹,撕开了那人身体,血洒天空,沉默无言。

    此人是燕城主,上一任藏天城城主,由称氏支持,随着称氏被灭,他也就退出了城主之位,对陆隐心怀恨意。

    星帆找到了他,仅仅告诉他陆隐不在九霄,他便同意提议,就算弄不死陆隐,也要弄死陆隐最在意的天元宇宙。

    绝柔与绝情站在一起,震撼望着,还是出手了。

    她们猜到陆隐可能会出手,特意提醒,可惜,陆隐还是出手了,横跨东西二域杀燕城主,燕城主这样,另外几个?还有那惊雀台?不会吧。

    北域,久木站在九尺园外,前方,是死丘在九尺园的修炼者。

    随着陆隐意识接天连地,朝着惊雀台而去,久木抬头,闭起双眼:“果然,被骗了吗?”

    “你知道被骗?为何还提议?”有人出现,赫然是朝一,自九尺园走出。

    久木看向朝一:“我早晚会被你们查出来,不如搏一搏,临死也能把天元宇宙拖下水。”

    朝一盯着久木:“烟波衡,劫掠修灵,明面上背叛九尺园,实则被九尺园包庇,你说的不错,我们肯定会查到你,即便你不出现。”

    远方,天空,三苍剑意降临,直接洞穿久木身体,将他整个人刺入地底。

    朝一看着猩红地面,吐出口气,死丘之所以封住九尺园,等的就是此人,而今,九尺园算是彻底结束了,竟然还是因为陆隐。

    不过他此举,太冲动,这四个人为何留在宙天地而没去惊雀台?就是星帆留给他杀的,等待他的,将是九霄宇宙更多人的憎恶与忌惮。

    横跨四域杀人,九霄宇宙有谁不怕?

    抬头,朝一看着天穹上的意识,陆隐,你到底还想做什么?莫不是要对惊雀台出手?那就不是冲动那么简单了。

    惊雀台高高在上,属于上御之地,寻常修炼者别说对其出手,就算想接近惊雀台都做不到。

    但这一刻,意识连通天地,触碰到了惊雀台,而在意识之后,是两柄三苍剑意,直斩站在巨大门户下那两道人影,那两人,一个是月北,一个,是星帆。

    当陆隐意识触碰惊雀台的一刻,星帆与月北同时察觉,骇然望向远方,怎么可能?竟然有人如此放肆,敢对惊雀台出手?

    第七宵柱,陆隐仰望星穹,看向那无上威严的上御之地,是的,他出手了。

    什么闲王温君,不老仙,燕城主,什么久木,都不过是引子,是星帆禀上御的引子,是星帆让陆隐出手的引子,既如此,那就出手吧,但不够,这几个废物杀了也就杀了,不够平息他的怒火,更不够让这九霄宇宙,彻底无人敢打天元宇宙的主意。

    今日,陆隐就任性一次,杀向惊雀台,看看那高高在上的惊门上御会如何。

    看看这九霄宇宙会如何。

    看看这片天地,究竟有无他生存之地。

    人活世间,虽背负沉重行囊,顾全大局,但心中总有一口气,浩荡天地。

    这一刻,陆隐不愿多想,或许此举会让九霄宇宙对他厌恶,或许会引得惊门上御出手,那又如何?忍气吞声未必能得偿所愿,天元宇宙的人是要融入这人族大局,但却是站着来,而非跪着。

    以为友者为友,无惧一切敌,有时候行事就不能想后果,以为躲到惊雀台就无事?陆隐自问永生之下第一人,修炼至今,有何不敢出手?

    这一刻,陆隐突然觉得很轻松,如释重负,仿佛这么多年的压力突然没了,一股浊气吐出,肉眼可见的,体表涌现出难以捉摸的无形气流,扫荡周边,令原本干裂的大地盛开青草,鲜花,多了活力。

    这一幕看的孤断客呆滞,这是?

    与此同时,惊雀台之上,两柄三苍剑意蓦然坠落,斩向星帆与月北。

    月北大惊,第一时间躲到星帆身后:“前辈救我。”

    星帆抬头,露出美丽的面容,却极致阴冷,抬手,雪白手掌闪烁,九天之变,跨前一步,如是真经,同时,掌心出现一根针,刺向三苍剑意,天一针决。

    陆隐,我利用旁人身体施展的天一针决被你轻易破掉,就真以为天一针决那么简单?

    星帆盯着三苍剑意坠落,第一剑斩向天一针决。

    针,破碎,星帆瞳孔陡缩,急忙侧移,剑锋穿透肩膀,斩入大地,同时,第二柄三苍剑意坠落,直斩月北。

    月北骇然,没想到星帆身体竟然被穿透,没等他反应过来,剑意没入头颅,将他钉死在地,献血顺着地面流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