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飞越泡沫时代 > 1313. 有所要求

1313. 有所要求

    如果岩桥桑听过之后,也喜欢这支曲子呢?

    蒲池幸子在心里,想象着这么一个也许岩桥慎一会向她问起的问题,又因为一个可能的问题开始思考,关于自己喜欢织田哲郎那一支曲子的理由。

    大黑摩纪考虑事情简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蒲池幸子对织田哲郎的才华既然如此赞赏有加,她便随口提议:「幸子酱既然这么欣赏织田桑,今后有机会,也许能一起合作呢。」话说出口,自己先觉得这件事可行。

    虽然织田哲郎与zard分属不同的唱片公司,可如果有岩桥桑出马,促成一场合作,就算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也绝不是件不能成行的事。而zard在之前发行过的专辑里,有收录过几首其他作曲家提供的曲子,并不是那种坚持只唱原创作品的乐队。

    大黑摩纪的个性,可以在志气相投时当即决定一件事,不管过后实行起来有多么的棘手。但蒲池幸子凡事都会认真考虑,像个答题之前要把题目反复阅读几遍的认真学生,并且,在做一件事之前,会去思考,是不是会给别人带来麻烦。

    大黑摩纪一副热心肠,蒲池幸子对于她的提议,却表现的颇为克制。她虽说大大咧咧,但并不是个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就此打住了,并没有再继续扇风点火。

    不过,没有回应大黑摩纪的蒲池幸子,并不是因为对这个提议不感兴趣。

    或者说,大黑摩纪的直言,刚刚好击中了蒲池幸子的内心。在回答了大黑摩纪,自己喜欢织田哲郎那支曲子的理由之后,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想要让岩桥桑知道那支曲子的存在,这种做法是为了什么?

    蒲池幸子隐约意识到,会认真思考喜欢那支曲子的理由,不是因为想到了岩桥慎一可能会问她「为什么喜欢」,而是想要在岩桥慎一问出这个问题时,能有理由说服他。

    赤松晴子安安静静,听着蒲池幸子与大黑摩纪之间的对话。她听着大黑摩纪的提议,留意着蒲池幸子略显平澹的反应,若有所思。

    ……

    到了六月底,研音的手里,已经积压了为数不少的,为了中森明菜而来,也需要交由中森明菜定夺的,来自电视台和广告商的工作邀请与续约邀请。

    合约期内的节目与访谈邀请,以及与品牌之间短期的推广,这些都可以毫无顾虑的送去给她挑选,唯有会超出如今的合约期的邀请,需要按兵不动。

    好处在于,这样的工作邀请,也并不要求研音这边迅速给出回应。

    至少,在下半年开始之前,新的合约就要决定下来,而后,才能对外公布中森明菜的婚讯,以及婚后也会继续工作这件重要大事。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约野崎俊夫见面,将入籍的事告诉了他之后,野崎俊夫当天就开会,将这件事告知了事务所的高层。先前,事务所内部还态度暧昧,但中森明菜一记直球,大事落定,研音这边,就再也不能按着先前那副讨价还价般的步调行事。….

    其实,关于岩桥慎一提出来的要求,双方心中都有数。岩桥慎一自己清楚,他提出的并非是个不能实现的要求,研音那边也清楚,如果无法满足这个要求,事务所就一定会失去这块金字招牌。

    以岩桥慎一的强势,如果不能实现他的要求,那么,他一定会促成中森明菜实现名义上的独立,为中森明菜开设个人事务所,再由研音派出高层担任事务所的管理。到了那时候,尽管从利益上来说,研音仍旧能从中森明菜这棵摇钱树上获利,但除此之外的东西,就难以再想。

    有些工作邀请,如果研音能够说服中森明菜接下来,甚至可以和电视台谈判,作为中森明菜参加的条件,电视台必须要再接受研音的新人。

    对现在的研音来说,比起一棵摇钱树,更需要的是一块金字招牌。

    这一块金字招牌,她必须要在研音本部。

    野崎俊夫心中清楚,事到如今,与岩桥慎一的合作稳定,中森明菜对研音也保持着信任,只要不出现那种背叛信任的大问题,这段关系就足够稳固。

    当事务所内部做出决定以后,野崎俊夫亲自出面,联系岩桥慎一。心中想到岩桥慎一对这一切都胸有成竹,野崎俊夫多多少少,感觉到一丝的微妙。

    当年,第一次从野崎研一郎那里听来岩桥慎一关于大赏事件的成算时,野崎俊夫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青年,颇有几分欣赏。但今时今日,野崎俊夫再想起岩桥慎一,再也无法以长辈前辈看待后起之秀的目光看待他。

    尽管在合作大事定下的如今,研音要拿出嫁女儿的态度来促成这一场婚事。野崎俊夫一面在心里想,绝不能把岩桥慎一当成是个后辈,一面,又要摆足长辈的和蔼客气。

    ……

    先前几次见面商谈,往往是野崎研一郎作为代表,来和岩桥慎一对话。但这一回,野崎俊夫亲自下请帖,要招待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心中有数,知道野崎俊夫是为了什么而约见自己。

    他收下了请帖,与野崎俊夫的代表进行沟通,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到了那一天,准时赴约。

    野崎俊夫态度和气,询问岩桥慎一关于结婚的准备。

    已经入了籍,即将对外公布结婚的消息,这些都是做起来简单的事。真正需要提早许久准备起来的,是结婚仪式。

    大明星和业界的大人物,这样的两个人要结婚,婚礼无论如何,都得大办一场。

    不过,岩桥慎一并没有给出答桉,只是回答:「关于婚礼的事,还是要和两边的亲属,以及明菜,一起讨论过之后,再做决定。」

    野崎俊夫点点头,表示理解,「准备婚礼,是件再繁琐不过的事了。好在,艺能界里的人,在其他事情上未必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一定能筹备一场随时都能开始的婚礼。」….

    成田宽之和朝子为了准备婚礼,提前几个月就开始趁着周末假日去参加婚礼展销会,决定黄道吉日时,还要确保当天的档期。但换成是个艺能界的大人物结婚,动用制作公司帮忙搭舞台、邀请知名导演来帮忙,这些都是小菜一碟。

    岩桥慎一笑了笑,回了句,「不管怎么说,婚礼就是婚礼。」

    虽说因为两个人的身份,难免带来一些附加的东西,但婚礼的重点,还是婚礼本身。

    野崎俊夫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心里还是下意识闪过一个念头,心想,这两个人的婚礼,如果他们肯把转播权卖给电视台,不仅办婚礼的钱尽数收回,甚至还能赚得一笔。

    但是,听岩桥慎一的话音,他显然不会做这种事。

    野崎俊夫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念头,是因为,将婚礼转播权卖给电视台,这种做法在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的明星夫妻之间,非常的常见。

    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也好,松田圣子和神田正辉也好,都是这样。

    毕竟,现代社会,就连蝗太子的选妃式和预定明年举行的结婚典礼,都是被争相报道的娱乐养料。

    观众想要看一场明星的梦幻婚礼,电视台想要收视率,对明星本人来说也毫无损失,因而,多年以来,举办婚礼的当天,新人夫妇在婚礼上致辞的画面都在电视里播出。

    不过,以中森明菜的个性,岩桥慎一这谢绝电视台现场直播的态度,肯定正合她意。从这点来说,野崎俊夫倒是能理解,为什么这两个人能相互选择。

    提到了结婚仪式,岩桥慎一不免想到了一件大事。他开口道:「关

    于婚礼,有一件事,可能需要野崎桑的帮助。」

    野崎俊夫面色不变,心里好奇,什么事能让岩桥慎一开口求人。

    「结婚式这么重要的事,如果能够帮得上忙,自然不会回绝。」野崎俊夫告诉他。

    岩桥慎一斟酌了一下,「婚礼的那一天,新娘要由父亲送她上台。」

    但是,中森明菜已经与生身父亲断绝了来往,更没有要借着结婚这件事跟父亲缓和关系的意思。

    岩桥慎一话说出口,野崎俊夫便明白了他所要拜托的事到底是什么。他看向岩桥慎一,注意到他的神情时,多少有点意外。

    这个深藏不露的青年,这一刻的表情,难得显露出一点难为情,似乎提了件不合适的要求。野崎俊夫觉得这样一副表情看上去稀奇,打量了他一会儿。

    「我还没有亲自送过女儿出嫁。」

    野崎俊夫笑了起来。他看着岩桥慎一,说道:「研音与明菜酱相遇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我虽然不能说是看着她长大,但的确是见证了她的成长。」

    「十年前的明菜酱,和现在相比,可是很不一样的。」野崎俊夫的语气未必不是夸张,当然,也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不过,虽然不一样的地方有很多,但始终如一的地方也很多。或者说,是因为她有着始终如一的品格,才能在这十年里,始终保持人气的上行。」野崎俊夫的语气,不知不觉像个父亲。或者说,这是一种不经意之间的刻意。

    岩桥慎一认真听着,向野崎俊夫道谢,「还要多谢研音,发现了明菜。我想,除了研音之外,任哪一家事务所,也无法让明菜自由成长为今天的明菜。」

    野崎俊夫笑道:「也只有研音这样自己也手忙脚乱的事务所,才能被她指挥得团团转。」

    研音与中森明菜之间是相互成就,共同成长。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包容着中森明菜个性的研音,也有着几分长辈对晚辈的宽容与期许。

    当然,将事务所和艺人之间的关系美化为「家人」,无论何时,都是一种可笑的错觉。为了能增加对艺人的控制度,事务所一方面对艺人多加关照,另一方面,默许纵容外界对艺人的攻击,只为了让艺人依赖事务所,或是因为自己给事务所带来了麻烦而愧疚。

    野崎俊夫当然知道,岩桥慎一不可能相信自己这番温情脉脉的话。若非岩桥慎一对艺人和事务所之间关系的本质一清二楚,他就不会提出来,为中森明菜要研音的股份。

    两个人见了面,彼此心知肚明这一次见面,真正要说的事是什么,却偏偏不提,倒是如长辈与晚辈一起商量如何举办婚礼一般,围绕着这个话题聊了起来。

    野崎俊夫还没有把研音的答桉告诉岩桥慎一,但即使如此,岩桥慎一也还是先对着野崎俊夫发起了这样一份邀请。

    或许是因为这个青年胸有成竹,自信事情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即使还不知道研音究竟愿意和他的合作到什么程度、愿意和中森明菜之间保持怎样的合作关系,也能大胆发起邀请。

    但反过来说,也或许是因为,岩桥慎一真心希望野崎俊夫能在那一天帮这个忙。无论他的提议最终的结果是什么,中森明菜与研音之间的合作关系又是怎样的程度。

    野崎俊夫觉得,应该是后者。

    这个青年固然深谋计算,但野崎俊夫想到他在提出这个请求时的表情,仍然相信,岩桥慎一在和中森明菜的婚事上的一切,都是真诚的。

    对岩桥慎一来说,之所以在听到关于他提出的要求的答复之前,就邀请野崎俊夫来担任送中森明菜上台的这个角色,正是因为,他认为谈条件与婚礼,是两码事。

    岩桥慎一拜托野崎俊夫,「到

    时候,如果能得到野崎桑的帮助,就再好不过了。」

    野崎俊夫反而神色认真了一些,「应该是我要说,能被委以这样的重任,是对我的一份最高的肯定。」

    当确定了要和genzo合作成立新厂牌的时候,研音就有了中森明菜与岩桥慎一的婚事是一场联姻的意识。

    既然中森明菜是研音真真正正的「公主殿下」,那么,父亲送女儿出嫁也理所应当。

    这一件事说定,接下来,两人自然而然,把话题转向了今天见面的重点。.

    斜线和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