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陆地键仙 > 第1424章 天魔魅舞

第1424章 天魔魅舞

    云间月看着如此欲,却偏偏没有露什么,唯一露出来的可能是那精致的锁骨了。

    祖安想起以前秋红泪给他科普过,坦胸露肉是是最低级的诱惑之法,越是高明的媚术,越显得纯洁,气质出尘脱俗。

    其实按照她们的标准,燕雪痕这种显然也是媚功的最高境界了,所以刚刚云间月出场时,让几人都有一种误以为看到了燕雪痕的错觉。

    当然燕雪痕气质又太清冷了些,所以云间月身上不经意间会流露出那种撩人心魄的媚意,莫说男子,就算是燕雪痕和玉烟萝两个女人看到了也心跳加速。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我就不能女人味一点么?”云间月凤目一竖。

    祖安松了一口气:“熟悉的云姐姐又回来了,说实话,刚刚还有点不习惯呢。”

    “怎么,你觉得我现在这样不好看?”云间月眉毛微凝,语气有些紧张。

    祖安哑然失笑:“怎么可能,不管是现在的你,还是以前的你,都是倾国倾城的绝色,要是谁敢说你不好看,他多半是眼睛瞎了。”

    云间月这才转忧为喜:“臭小子,难怪能将那么多女人骗得团团转,这小嘴儿简直抹了蜜一样。不过这招对我可没用。”

    “是么,我怎么看到有人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去了呢。”燕雪痕无情地拆穿道。

    “哼,我可以理解你这是嫉妒么,本座不跟你一般见识。”云间月此时心情高兴,难得没有生气。

    “我嫉妒你?”燕雪痕反而恼了,不知道为何,刚刚看到祖安那般“谄媚”地称赞对方,她心里就有气。

    其实她也清楚,祖安的称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她就是觉得谄媚。

    “你是嫉妒我同样也能有你那种气质呗,平日里本座只是不屑玩你那套而已。”云间月轻蔑地说道。

    燕雪痕反而乐了:“好呀,等出去后你就用这一套去试试,到时候我重新像天下各门各派介绍魔教教主的另一面。”

    “呸,我可不想和你那些名门正派的伪君子同流合污。”云间月也清楚,她要保持这种状态,必须一直施展媚术。

    想到对那些平日里看不上的人施展媚术,她便浑身恶寒。

    “咳咳,我们还是准备好如何引那封豨进陷阱吧。”祖安急忙打断道。

    “交给我吧。”云间月傲然一笑,路过祖安身边地时候顿了顿,暗中传音道,“别忘了刚刚你的话。”

    祖安微微笑道:“放心,我保证眼睛都不眨一下。”

    云间月脸颊上的红晕一闪而过,急忙足尖一点,整个人跳跃到了树顶之上。

    这桑树虽高,但云间月身形轻盈,踩在上面叶子上如履平地一般。

    入夜过后,树顶的寒风很大,可没有影响到云间月半分。

    反倒让她衣裙上的轻纱飘舞,整个人越发仙气飘飘。

    只见她深深看了祖安一眼,然后手腕轻抬,脚尖一点,身形如同微风中的嫩柳,仿佛在明月中翩翩起舞起来。

    月光从后面照来,她的衣裙仿佛半透明一般,越发衬托出里面的身躯窈窕动人。

    看起来仿佛没穿衣裳一般,可具体又看不到什么东西,这样有一种莫名的朦胧之美,挠得你的心痒痒的,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已经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了。

    很快一阵悦耳婉-转的哼声从树巅之上传遍了整片桑林。

    没有任何台词,仿佛本能地呼唤,又好似来自灵魂的仙乐。

    祖安只觉得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那摄人心魄的舞姿配上这浮想联翩的哼声,仿佛无数魔女缠绕在他身边,对着他的耳朵呢喃腻语,他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很多面红耳赤的画面。

    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要沸腾起来,不经意间稍稍弯腰,将双手搭在身前,借袖子遮掩尴尬。

    “糟了糟了,要出丑!”祖安一颗心砰砰直跳仿佛打鼓一般,饶是以他如今的定力,似乎也要全线失守,关键是旁边还有燕雪痕和玉烟萝,要是当着她们的面出丑,以后自己的光辉形象岂不是彻底崩塌了?

    可是眼前情形完全不受他大脑控制,纯粹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恐怕只有不看那树巅的女子才能勉强压住绮念。

    不过那画面似乎又魔性,让你根本舍不得移开目光。

    本来如果仅仅是这样,以祖安如今地毅力,还能勉强将目光移开。

    可他想起刚刚答应云间月的事情,又岂能出尔反尔。

    于是硬着头皮继续看着,他很快看到了一双摄人心魄的美眸,原来云间月一直在看着他。

    似乎察觉到他的窘迫,云间月眼中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于是举手投足间越发柔若无骨。

    “这女人在玩火啊,还记不记得我是你徒弟的男人啊。”祖安此时已经满头热汗了。

    燕雪痕此时也面红耳赤,脑海中不停浮起大雪山温泉之中自己不堪挞--伐的一幕幕,她本能地望向了一旁的男人,这时却愕然发现玉烟萝同样双颊绯红含情脉脉地望向祖安,两人看到彼此的目光不禁一怔。

    燕雪痕心头一跳,马上清醒了三分,急忙说道:

    “魔教传说中的天魔魅舞与天魔魅音,果然不同凡响。”

    玉烟萝刚刚也想起了自己和祖安的闺房趣事,一时间也心虚得厉害:“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魔魅舞和天魔魅音啊。”

    以她的身份,自然也听过这两门名头大得惊人的功法,相传没有男人能抗拒其诱惑,不过从来没听说过谁中过天魔魅舞或者天魔魅音,相传这是魔教最神秘的无上媚-术,绝不会施展在一般男人身上。

    没想到今天竟然有幸看到,别说男人了,连她们身为女子也支撑不住啊。

    燕雪痕偷偷观察到祖安的神情,看着他面红耳赤满头大汗,她却没有半点生气,连她都有些把持不住了,他没反应才怪了。

    燃文

    相反他能坚持到现在,这份毅力已经超过了不知道多少男人了。

    没想到他平日里一副好-色的模样,实际上竟然还如此正人君子。

    就在这时,一阵猪吟响了起来,不远处的树林簌簌作响,紧接着一个庞大的身躯跳了出来,对着月中女子咆哮着,一双小眼睛似乎都开始变得有些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