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优秀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2062、钓鱼场

2062、钓鱼场

    车内,顾晨和卢薇薇面面相觑,两人都被这关机的情况弄得有些尴尬。

    原本想要关心一下许天凯那头的情况,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什么情况?”卢薇薇打破尴尬的气氛,也是苦笑着说:

    “这是不想接你顾师弟的电话了?”

    “可能是不方便接电话吧?”顾晨也说不准。

    想着或许是许天凯不方便接电话,本真就是每天过着躲债的日子,也不容易,因此顾晨也不纠结。

    绿灯亮起时,顾晨继续开车赶往芙蓉分局。

    ……

    ……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

    作为新提拔的芙蓉分局代理副局长,顾晨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一些。

    由于担心顾晨还没适应这种身份转变,因此一大早,赵国志便带着顾晨,去芙蓉分局各大单位巡查工作。

    一来也是让顾晨熟悉一下各部门的人事结构,二来也是让各大单位,好好重新认识一下新上任的芙蓉分局代理副局长。

    赵国志是害怕顾晨太过年轻,以至于许多老同志虽然心里佩服顾晨的能力,但表面上却不太愿意配合工作。

    毕竟,嫉妒是人的天性,这点赵国志心知肚明。

    因此一大早,赵国志先是带着顾晨,巡查了分局的各大部门。

    虽然这些部门同事,平时都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

    但用这样的方式重新认识,赵国志也是希望这些新老同志,能够给顾晨足够的尊重。

    毕竟之前的一名小小见习警,如今已经是代理副局长,该有的威信一定要有。

    在众多人员的寒暄中,顾晨和赵国志完成芙蓉分局的巡查作业。

    之后,顾晨又在赵国志的要求下,开始在下辖派出所轮流考察。

    这是赵国志的传统,一旦管理层有了新变动,为了让各级下属尽快熟悉领导构成,赵国志通常都会带着领导班子,去下辖派出所转上一圈。

    主要也是让各大派出所新老同志,能够明白过来的领导究竟是谁?

    然而要想一天时间,考察所有派出所,显然也不太现实。

    走马观花更要不得。

    因此,在之后的几天内,顾晨都在下辖派出所转圈,尤其是考察肖阳和兮爷的派出所,这让两位曾经的领导,再见面时,难免有些说不出的尴尬。

    好在大家虽然心里别扭,但佩服都藏在心里。

    也是看着顾晨和赵国志开车离开的背影,一名二级警司凑到肖阳跟前,也是有些不悦道:

    “我说肖所,这顾晨当初刚进警局的时候,您可就已经是刑侦二组的组长了。”

    “可现在,他成了芙蓉分局代理副局长,您还是派出所所长,也不知道这上面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把顾晨提上去?”

    “我哪知道。”站在派出所门口的肖阳,也是望着街道叹息一声,心中的别扭只能藏着。

    二级警司不太聪明,也是继续拍马屁道:“要我说,论资历和能力,最起码也得是您肖所当这个分局代理副局长嘛?顾晨毕竟太年轻。”

    “嗯?”见下属马屁拍得响,肖阳也是回头一瞥,顿时眉头一蹙,不悦道:

    “你这么说,岂不是说我连个年轻人都不如了?”

    “哎幼,肖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上面偏心。”

    “偏啥心啊?”见二级警司不明白其中的缘由,肖阳也是实话实说: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上头这是要给所有警队成员立个表率。”

    “用顾晨当表率,可以激励更多警员努力工作,你们想想看,顾晨才来警队几年?警衔就能从雪铁龙,一直破格升到现在的三级警督。”

    “职位也是从一名小小的见习警,破格升级到分局刑侦三组组长,刑侦队队长,再到现在的分局代理副局长。”

    “老秦的意思很明确啊,他就是要让顾晨当表率,当这些年轻的警员,想要躺平的时候,大家看看顾晨,似乎也就能看到自己的希望。”

    “于是,大家会拒绝躺平,再说了,这次破格提拔的也不光仅仅是顾晨这一个年轻人。”

    “在整个江南市警队中,也有不少年轻的优秀警员被破格提拔到领导岗位,这说明什么?”

    “说明……说明上头要改革?”二级警司说。

    肖阳双手抱胸,默默点头:“看来你是猜对了,上头的确是要改革用人法则。”

    “从破格提拔顾晨,还有这些年轻警察就不难看出,以后的职位升迁,也不再过分看重警衔和资历,而是看能力。”

    瞥了眼身边的二级警司,肖阳又道:“这样也好,像你们这些年轻警察,更能够看到自己的曙光,努力工作,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肖阳说道最后,整个人似乎还愤愤不平,语气明显带着不甘。

    二级警司见状,也是偷笑着说:“肖所,既然你也看出是上头有意提拔年轻警察,给我们这些年轻的后背带来一些客观的曙光。”

    “可……可您干嘛不高兴的样子?难道您对顾局……”

    “不。”这边二级警司话音未落,肖阳则是摆手说道:

    “顾晨当上分局代理副局长,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论能力,他远在我之上,我没有什么不服的,我不服的是,老王这条咸鱼,靠着抱紧顾晨的大腿,如今也混成了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你说,这同样都是一起待在刑侦队的,我现在被调到下辖派出所当个所长,他老王每天待在分局,能够陪在赵局身边。”

    “工作上,有顾晨带着,他可不就很轻松?”

    “就这样,愣是让他混到刑侦队队长的位置,你说气不气人?这个位置,之前我还以为是我跟兮爷的囊中之物,可现在……”

    重重的叹息一声,肖阳也是摆手说道:“算了,说多了伤心,可能这就是我命苦吧。”

    话音落下,肖阳双手负背,像个失败者一样,朝着派出所办公楼缓步走去。

    周围几名新老警员见状,也是忍不住憋笑起来。

    其实大家对于肖阳的情况,都是有所了解的。

    顾晨刚来芙蓉分局的时候,还是一名小小见习警,可第一天就打破了肖阳保持的记录,得到了赵国志的赏识。

    原本以为顾晨能够收归到自己的刑侦二组,可却被顾晨误打误撞,跑去了刑侦三组。

    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咸鱼王翻身,好运都发生在刑侦三组。

    肖阳一直认为,自己的那些好运,或许在顾晨到来之前都用个精光,以至于后来发生的好事,似乎自己一件都没碰着。

    以至于看着顾晨一步步成长到现在,虽然心里替顾晨高兴,可关键老王也跟着咸鱼翻身。

    想着当年自己在赵国志心中是何等重要?去市局开会,赵国志每次都是带上自己。

    可顾晨一来,这种待遇忽然就变了。

    可肖阳倒是没放在心上,一直想着,自己在派出所也能干出成绩,最起码有机会让赵国志看到。

    而副局长的位置,其实肖阳在梦里也曾多次梦见过,梦见大家都在祝贺自己高升副局长。

    可,梦终归是梦,现在梦醒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

    ……

    又过了几日,顾晨基本上连轴转,从早到晚,将各大下辖派出所和值班岗基本都巡查结束。

    也让芙蓉分局下辖所有警员,基本都跟自己有了一个短暂的照面。

    这样一来,自己的领导力,也能在这次与各大下辖部门的交流中得到体现。

    芙蓉分局局长办公室,赵国志坐在转椅上,合着自己的上好茶叶,也是不由分说道:

    “顾晨,所有的下辖部门,我已经带你视察结束,接下来的工作,就是体现你领导力的时候。”

    “按照我的猜测,现在大家对你的看法,都是抱有积极向上的心态,许多人都认你这个代理副局长。”

    抿上一口茶,赵国志又道:“好好干,争取早日将这个代理副局长,干成副局长,以后接替我当上这芙蓉分局的局长。”

    “赵局,这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得更加努力才行,而且,突然到了这层领导岗位,可能还需要一些适应期。”

    “没关系。”见顾晨对自己的职位工作能力,还有不满的地方,赵国志继续鼓励:

    “我相信你,我看中的人,不会差,而且,不管是我看重你,市局的秦刚,还有省厅的那些领导,部里的领导,大家都很关注你。”

    “可以说,你满足大家心目中超级警察的形象,所以,放轻松,把平时工作的状态调整一下就行。”

    “你只不过是在平时的工作基础上,多了一个领导岗位而已。”

    “明白。”见赵国志说道这里,顾晨也没有必要在担忧下去,于是附和一声,又道:

    “赵局,我手里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

    “那你先去忙吧,我手里也有几份资料需要处理。”闻言顾晨说辞,赵国志立马将茶杯放在一旁,取来面前的几份资料。

    顾晨打了声招呼,这才赶紧往刑侦队综合办公室走去。

    看着顾晨消失的背影,赵国志不由满意的笑道:“这小子,越来越像个领导了。”

    ……

    ……

    回到刑侦队综合办公室,顾晨首先来到何俊超身边,忙问道:“何师兄,上次让你帮我调查的那个周敏,你有没有下落?”

    “有一些。”听顾晨这么一说,何俊超顿时先放下手头工作,很快便将自己之前调查周敏的情况资料,从文件中调取出来,这才说道:

    “这个周敏,这些天,一直都在一家酒吧潇洒,经常看见和一群社会青年,来回在酒吧与宾馆之间。”

    扭头看向顾晨,何俊超也是提醒着说:“顾晨,我感觉,这个周敏不太正经啊,每次跟的人都不一样。”

    “我知道了。”听闻何俊超如此一说,顾晨更加确信,周敏的忽然失踪,其实是找到其他依靠,而抛弃了许天凯。

    然而现在的许天凯却并不知情。

    想了想,顾晨又道:“何师兄,那这帮跟周敏走的很近的人,他们都是从事什么工作?”

    “工作?”听顾晨如此一说,何俊超也是哼笑着说道:

    “就这帮人,感觉每天都在玩,根本就没有啥正经工作的样子。”

    “简单点来说呢,应该就是一帮无业游民吧?”

    “无业游民?”听着何俊超的一番讲解,顾晨双手抱胸,蹙眉说道:

    “不应该啊,每天这样花天酒地,还没有什么正经工作?那这帮人靠什么维持花销?”

    想了想,顾晨继续敦促道:“何师兄,麻烦盯住这帮人,如果这帮人有任何异常情况,记得通知我。”

    “明白。”何俊超见顾晨也是在替朋友调查,因此也是答应下来。

    毕竟,何俊超也从这帮人的异常举动中,看出许多不同寻常的问题。

    再加上顾晨的敏感,其实何俊超也猜到,顾晨是发现这帮人,或许在从事某些非法活动。

    想着几天时间,也没有联系到许天凯。

    坐回座位的顾晨,这才掏出手机,有一次拨通了许天凯的电话号码。

    而这才,顾晨等到的不是关机,而是拨通的动静。

    没过多久,电话那头传来许天凯的回应:“顾晨。”

    “许天凯,你这几天什么情况?为什么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顾晨也是担心许天凯再次被债主欺负,因此也是多问了一句。

    许天凯苦笑一声道:“这不是为了躲债嘛?不敢随便开机,所以……”

    重重的叹息一声,许天凯苦笑着问顾晨:“对了顾晨,那些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我不是跟你提钱的事情,我是想告诉你,你的这帮债主,可能有点问题。”

    “有点问题?”许天凯有些不懂,又问顾晨:“有什么问题?”

    “一两句话也跟你说不清楚,这样吧,你不是也想知道周敏的情况吗?晚上7点,你来芙蓉钓鱼场吧,我在那边等你,请你吃饭,我慢慢跟你说。”

    “晚上7点?芙蓉钓鱼场?”电话那头的许天凯再次重复了一遍,这才答应道:

    “行,我知道了,那到时候见。”

    “到时候见。”

    顾晨与许天凯简单沟通一番后,两人双双挂断电话。

    一旁的卢薇薇闻言,也是赶紧凑过来道:“顾师弟,你晚上要去钓鱼吗?”

    “也不是,准确来说,是跟这个许天凯好好聊聊。”顾晨说。

    “那我也去吧。”卢薇薇说。

    顾晨微微点头:“可以。”

    ……

    ……

    晚上6点50分。

    下班之后的顾晨,提前和卢薇薇开车来到芙蓉钓鱼场。

    芙蓉钓鱼场其实位于芙蓉区的一块城郊地块,这里有个大水塘,被人承包下来,改成钓鱼场。

    平时钓鱼的人有许多,顾晨也是想借此机会,好好跟许天凯说明情况。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