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 真不愧是出来卖的 各有各的手段

编辑:女秀才2019-08-21 11:58:06 关键字:129

那个人坐在不怎么显眼的位置。

 

气息内敛过于阴沉,再加上包间内并没有多明亮,我只模糊的看到他刚毅的沦落。

 

他的眼神冷若冰霜,让我有种瞬间坠入冰窟的即视感。

 

众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惊恐地看向了我,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我赶忙鞠了一躬,赶忙道歉,怯生生的说道:“对……对不起!对不起!”

 

富有磁性的声音清冷无比,语气带着浓重的不屑:“你总是这么饥渴难耐?”

 

阴阳怪气的回答。

 

我的瞳孔猛然一缩,心里像是有人在拿刀子不断地穿刺,仅仅是一句话就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什么身份。

 

一句话就让我无从回答。

 

几位坐在身边的青年与中年男人,一口一个’顾少’,带着虚伪讨好开始嘘寒问暖。

 

我瞬间愣住了,顾少?顾辰渊?

 

那可是我们这块赫赫有名的商业大鳄,年纪轻轻就上了福布斯富人榜,在世界各地都有连锁公司,而且为人十分神秘,据说狗仔队蹲在他家门口,一连守了十来天都没见到他本尊,没想到这样的人物,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女人们知道他的身份,开始殷切的询问:“顾少,怎么样啊?”

 

“是啊顾少,有没有哪里撞疼了,我这个姐妹啊,平时就笨手笨脚的,没想到今天居然得罪了您,真是不好意思。”

 

林思思从小就是个察言观色的主,仗着距离顾少近,马上转移阵线,扑了过去。

 

“顾少,我带着你去我房里擦擦药吧。”

 

林思思笑容烂漫,声音稣软,盛情邀请顾少,她的身体就像是被抽去了骨架,无力地就跌落在顾少的胸膛。

 

我有些吃惊,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林思思。她从以前就是这样的?到底是她变的太彻底,还是我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她?

 

就在下一秒,一声突兀的娇呼声穿透了我的耳鼓膜,我一抬头,就看林思思被顾少推倒在地,脑袋撞到了桌角上。

 

顾少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声音清冷:“我不喜欢有人离我这么近,你让我感觉很不自在。”

 

众人都听的出来,他在说林思思脏,但没有人没放在心上,毕竟‘皇城’这样的地方,是没有干净二字可言的。

 

但是,事外人跟当局者的心理总归是不同的。

 

听到此言,林思思面部表情瞬间皲裂,恼羞至极却硬是挤出一抹僵硬的笑。下不了台面。

 

顾少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撇向了我。

 

借着霓虹灯,我看到了一张俊美绝伦的脸。用鬼斧神工来来形容也不为过。


 

那是,我二十一年来,见过的长的最好看的人,只是……他眼底却有千年不化的寒冷。

 

那样的人,心中大概是有万年的冰雪世界屹立不倒。

 

他斜着眼,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我,让我不寒而栗。冷笑道:“真不愧是出来卖的,各有各的手段。”

 

鄙夷、不屑、嘲讽、厌恶、还有万千种我说不出来的情绪,全部化作了利刃,一蜂窝地戳中我的命门。生疼。

 

身旁的男子随之附和,声声应是,几个同行也配合着笑。

 

在那样凌厉的目光下,我鬼使神差地摆了摆手,为自己辩解:“不,不是的!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顾少眼底的厌恶渐渐增多,他轻蔑地扫了我一眼:“出来卖还要装纯情?你这样赚的到钱吗?”

 

不难听出来他话中另外的一层意思:我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事情似乎越抹越黑。

 

不知为何。我觉得,这个顾少很针对我,像是故意为之,我已经砸了他一记头,语言上不能再有任何的冲突。

 

而他三言两语就把我激的无地自容,我致歉就要找个借口离开:“抱歉,我去一趟卫生间。”

 

他笑,语气里满满是鄙夷:“这就受不了了?很伤自尊?”

 

“抱歉,顾少,我肚子是真的不舒服。”

 

丢下一句话我就夺门而出,慌乱间,扫到了林思思面上的得意与嘲讽。

 

包间外没有里面那样吵杂,长廊上零零散散的男女,身体紧贴,做着少儿不宜的举动。面对这些,我早已习以为常。我背贴着墙壁,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莫名其妙地想抽烟,即便被呛的痛哭流涕也没关系。

 

“你肚子不舒服就是这样?”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顾少?

 

闻言,我猛然一怔,诧异地抬起头,俊朗的面容印入眼底。

 

果然是顾少。

 

差点被这么一句话给噎住,我转身就要向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却被一只有力的铁臂圈住,落入钢铁一般僵硬的胸膛。

 

他清冷的声音在我的低垂边响起:“一个聪明的女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这个人果然还是认为我在欲擒故纵。

 

我使劲挣脱开他的铁臂,脸烧了起来,后退了两三步距离,警惕地看着他,强调道:“不……不是的!我没那个意思,我……我只是个陪酒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慢条斯理的打断:“有区别吗?还不都是出来卖的,何必计较是什么身份。”

 

莫名其妙!这个男人遇到我就变成一只刺猬,字字句句都带着刺儿。恨不得将我攻击的粉碎,我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发热,从来就没有人对我说过如此伤人的话。

 

我稳住情绪,问:“顾少,您好像很针对我?我认识您吗?”

 

我发誓,在今天之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因为像他这么帅气又毒舌的男人简直让人毕生难忘。

 

“没印象?”顾少嗤笑了一声,连笑都是冷的:“也对,你一天接客数量手指加上脚趾都数不过来。怎么可能会记得我。”

 

若不是怕惹怒了客人以后,会被唐妈咪罚,我可能早就逮住这个人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上去解气。

 

“顾少,你亲眼目睹了我接了一个又一个的客?”

 

他的面上突然浮现了一抹放荡不羁的笑,一个箭步便来到了我面前,一手捏住我的下颌,一字一句地道:“你是想问我有没有见过你躺在男人身下,面色桃红着不停地索要的模样?”

 

喉头一紧,我竟然没能说出话来,两人四目对视,不明的暧昧情愫就这么涌了上来。

 

下一秒,我听见了庄秉承不可思议的声音。

 

“叶……叶希?”

 

我转过头,庄秉承眼中失望与愤然扎痛了我的眼,扫了一眼我身边的男人,庄秉承的眼底又多了嘲讽跟了然。

 

可我顾不上那些,看到了庄秉承我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泪水都将要夺眶而出。

 

我向庄秉承投求救的目光:“庄秉承……救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文章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宝贝 嘴张大点 含住它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宝贝 嘴张大点 含住它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宝贝 嘴张大点 含住它她不禁脸红,磕磕巴巴地说:&ldquo;那个&hellip;&hellip;王叔,你能不能快点帮我疏[详情]

男主进入女主详细的描写片段:不行不要了不可以在这里

男主进入女主详细的描写片段:不行不要了不可以在这里

男主进入女主详细的描写片段:不行不要了不可以在这里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火热,王萌萌更加躁动不安,下面的感觉也更浓了,急切[详情]

男主尺寸太大给女主扩充片段:身下的东西,就不偏不倚地挤进了她的腿间

男主尺寸太大给女主扩充片段:身下的东西,就不偏不倚地挤进了她的腿间

男主尺寸太大给女主扩充片段:身下的东西,就不偏不倚地挤进了她的腿间&ldquo;萌萌,你别动哈,越动它就越痒,师父出了汗,先去洗[详情]

水多肉多文章推荐_师父师父!您快给我看看!好痛啊

水多肉多文章推荐_师父师父!您快给我看看!好痛啊

水多肉多文章推荐_师父师父!您快给我看看!好痛啊 &ldquo;师父,我觉得我好奇怪啊。&rdquo; 吃过晚饭,王萌萌和师父坐在院子[详情]

男生做越久 女生就越舒服吗?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男生做越久 女生就越舒服吗?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男生做越久 女生就越舒服吗?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ldquo;师&hellip;&hellip;师傅,您别生气!我会努力的。&rdquo; 孙妍委屈[详情]